首页 健康运动正文

【老马聊骚】绿茶婊的古语对应词是什么

  【老马聊骚】绿茶婊的古语对应词是什么

  文/马庆云

【老马聊骚】绿茶婊的古语对应词是什么

  数月前,赵增普老师为老马聊骚代笔过一篇文章,叫《从梁祝悲剧看他妈逼的》,里边聊到了梁祝的悲剧根源问题,同时也直面了当代的很多爱情悲剧——深谙世道的女孩母亲不会再让闺女如自己一般做赔钱的婚姻投资。近来,网上有一张大陆各省份的彩礼地图,很多城市已经动辄几十万,在这个数字下,免不得又产生大量的“苦命鸳鸯”。有穷屌丝便说,有这钱,还不如找一辈子女性性服务者。虽然是气话,但却透露着悲凉。

  自然,为屌丝而设的女神之门关闭着,为权贵而生的外围女却无限制的敞开着。我接触外围女这个词,也是从网络编辑那里学来的,起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正如我几个月前对“绿茶婊”这个词有疑惑一样。后来,经过编辑解释,我才知道,原来“绿茶婊”和“外围女”就是为权贵服务的女性性从业人员。我觉得这两个词不好,“绿茶婊”过于流俗直白,“外围女”三个字则词不达意。

  那么,有没有跟“绿茶婊”、“外围女”对应的古语词呢?汉语博大精深,肯定不会没有对应词的。怀着这种有闲阶级的好事心理去读古书,竟然真个发现了。

  张岱是明末清初的富家子弟,年轻的时候抽烟、喝酒、烫头,好玩儿,上年纪了,开始写书。他有一本书非常著名,叫《陶庵梦忆》。这本书第五章最后一节,记录了这么一件事:

  扬州的盐商一旦透露想纳妾的心思了,立马有牙婆上门找,带着去自家选妹子。选妹子还有一个过程,无外乎将身子、声音等等看一遍,白臂膀自然是不会少的,当然也要看那小脚。越瘦,越好看。盐商要是不满意,就继续看,一般牙婆家都养五六个,看完了,还不满意,其它的牙婆就带走盐商,继续别家看去。连着看上几天,其实妹子长得都那样,美女看多了,也腻歪啊。盐商就随便选一个,准备纳妾了。选好后,需要给妹纸头上插一个值钱的钗子。然后牙婆就拿出一个彩礼单让盐商看,说白了,就是要钱要东西了。盐商允诺,回家,就鞭炮齐鸣,娶新媳妇盖新被了。

  张岱这篇文章叫《扬州瘦马》。张岱本人肯定是玩过“扬州瘦马”的,他是富家子弟——选瘦马的快感,应该不亚于参加海天盛筵谈派对。基于张岱这篇文章,我们有理由认为,绿茶婊和外围女只是“扬州瘦马”的一种现代化罢了。

  扬州瘦马,是明朝才开始有的一种称谓。唐人好丰乳肥臀,宋人虽然口味略微肃静了些,但也不至于喜欢搓衣板妹子。直到明朝,扬州一带的盐商,开始玩腻了肥圆的女人,转向对瘦妹子们的蹂躏。因此,催生了一个产业,就是养瘦马。

  所谓的养瘦马,就是牙婆在贫困人家选年幼的女孩以极低的价钱买进来培养,等到成年后,高价卖给盐商等富豪。牙婆们根据买进女孩的姿色,分为三等培育。一等姿色的,就往中国传媒大学方向培育,琴棋书画,二等姿色的,就往中国财经大学方向培育,识文财会,三等姿色的,就往保定虎振厨师技校方向培育,煎炒烹炸。这三等,其实都是给富豪服务的,一等的,调情陪睡,二等的,助理陪睡,三等的,做饭陪睡。

  养瘦马,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当然,也有些瘦马是无法卖给富豪的,等待她们的,就只能是被卖给秦淮河红灯区或者自己做流莺了。有好事的明清文人在笔记中记载,有些卖不出去的瘦马,不得不去做流莺,站街。如果一天到夜上了,还拉不到客人,便免得不被老鸨毒打了。所以,这帮瘦马流莺面带鬼色。

  聊扬州瘦马,难免要聊为何扬州一地会形成这种现象。扬州当地的很多商学院的教授们对此事研究颇多。按着他们的分析来看,扬州在明清两朝,是盐商聚集的地方。盐在中国,一直是官营的,由官再卖给盐商,盐商倒手卖给黎民百姓。这种国家政权垄断的产业,在历朝历代都是暴利的!专制导致暴利!封闭的市场,永远是的巨大特色。数月前,河北青年报的优秀记者朱洪远老师做了一份关于“倒卖私盐”的调查,十足地揭露了几千年来的中国劣习。

  而这些盐商中,又以陕西、山西和安徽的商贩居多。陕西人后来退走了,只剩下山西人和安徽人。山西人抠门,家有万两黄金也只舍得拿出几吊钱买棺材。且他们不会享受,过分压抑,由山西的很多大院建筑便可以看出来。山西人身上,有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的重苛。但安徽商人就不一样,他们灵活、会花钱、敢花钱。徽商占领扬州的时候,挥霍无度!

  我们一面要批评徽商的铺张浪费,一面又要看到,资本的挥霍,直接造成以卖艺为生人士的温饱啊。扬州为何会出现扬州八怪?扬州又为何戏曲繁荣?都是有钱人养的啊。这是历史的一种无奈。安徽盐商的富足与挥霍,直接造成“扬州瘦马”现象。

  建立在专制高压政治环境下的富商,难免是心理变态的,他们不会有正常开放的审美。政治欺负他们,他们欺负女人。拿扬州盐商选瘦马时候的小脚标准为例,便可见一斑。他们选小脚的标准是,瘦、小、尖、弯、香、软、正。关于中国女人的小脚问题,透视出怎样的中国男权的变态心理,笔者不赘述了。

  盐商选瘦马,尤其要瘦!盐商都是大腹便便的,以大腹对瘦腰,凌辱之感必现。这一习气,一直流传至今。有钱男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都喜欢瘦小的妹子。以自身精神之瘦小,压制女人肉体之单薄罢了。我一直认为,越发专制的皇权制度,造成明清两朝好瘦的审美变化。

  绿茶婊、外围女对应古语词“瘦马”二字,最合适不过了。她们起初都是要学艺的,平生所学,又都是为权贵服务。而看出身,大多贫苦,各有各的难处。可能会有好事的读者问,应该对瘦马、绿茶婊、外围女报以怎样的态度?

  我的基本观点是,古代女性性从业者,都是与文人交好的,咱文化人自然要赞誉之,现在的绿茶婊们是看不起咱臭老九的,咱臭老九自然也应该拿文章时不时的撩拨一下她们。——这句话,大抵是说,当代的行从业者,是否应该适当关照一下文人呢?

  聊这些,并非聊骚的主要精神。我是对扬州瘦马被选中小妾后的礼单十分感兴趣的。《续金瓶梅》里边说,一个瘦马,卖的好的,一千多银两。这个数字,折兑成现行货币,大抵也没有超过日前网上流传的那份礼单地图的最高值吧?瘦马再贵,竟然也卖不过亲闺女了。又让我想起“都是他妈逼的”那句话来。

  大陆流传一个非洲段子,说一个姑娘值一头牛钱,小伙子却给丈母娘送了十头牛,让姑娘赢得了尊重。把姑娘和牛进行对等交换的前提下,尊重早已经是洗脚水。现在的丈母娘们,动辄便向女婿伸手要彩礼,殊不知,和当年的扬州牙婆别无二致。彩礼,便是买卖,是对女孩基本人格的侮辱。

  在一个明码标价的年代里边,我能做的,只能是,见不贤则思自省。我需要尊重我的女儿,她应该享有独立人格。收彩礼,便是对我女儿人格的蔑视。我相信,随着中国的逐渐开化,对独立人格的日趋认同,彩礼这个陋习,也会慢慢离去。

  当然,“他妈逼的”背后,又有其深刻的根源,无法深究。权当乱翻书吧。

  读完文章,想见作者的,可看下边节目: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jkyd/23265.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