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运动正文

海南省社保服务中心用秘密文件作出行政行为违法

  海南省社保服务中心用秘密文件作出行政行为违法

  ──原告在法庭上的陈述

  2020年10月30日

  本案的《行政诉讼状》,法院已经送达被告就不照读了。原告于10月28日收到法院转来被告的《行政答辩状》,在这里主要对《行政答辩状》进行反驳并补充两份证据。

  一、本案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公务员法》第九十五条:“公务员对涉及本人的下列人事处理不服的,可以自知道该人事处理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原处理机关申请复核;……也可以不经复核,自知道该人事处理之日起三十日内直接提出申诉:……(七)不按照规定确定或者扣减工资、福利、保险待遇;……”这个法条中的“保险待遇”应当包括用人单位依法按时足额为公务员缴纳养老保险等各项社会保险金。

  《公务员法》第九十五条规定中用的是“可以”而不是“应当”或“必须”。就是说,当事人维权可以选择《公务员法》第九十五条规定,也可以选择《行政诉讼法》、《行政复议法》和其他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途径。当事人有权选择维权途径,只要合法就可以。

  《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下列诉讼:……(十)认为行政机关没有依法支付抚恤金、最低生活保障待遇或者社会保险待遇的;…… ”

  《社会保险法》第七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应当按时足额支付社会保险待遇。”

  二、被告是社保经办机构,它经办退休人员社会保险待遇的行为不能同等于公务员的人事处理

  被告不是原告的用人单位,也不是组织人事、纪检监察、公务员工资主管部门,它无权对公务员进行人事处理。

  公务员退休后,不再履行公职,属于普通的公民了。《公务员法》第八十九条:“公务员退休后,享受国家规定的退休金和其他待遇,国家为其生活和健康提供必要的服务和帮助,鼓励发挥个人专长,参与社会发展。”根据这一法条,公务员退休后也可以到社会上打工了。

  社保经办机构无权审核公务员的工资、福利和其他待遇,它审核的只是退休人员的社会保险待遇。所以,公务员在没有办理退休手续之前,社保经办机构无权为其办理社会保险待遇审核。只有在公务员办理退休手续后,社保经办机构才可以为其办理社会保险待遇审核。

  三、原告对本人担任公务员期间的人事和工资主管部门作出的人事处理没有异议,不需要申请复核和申诉

  法院根据原告《调取证据申请书》的要求,从省公安厅调取原告本人的人事档案资料。该证据显示:

  2017年12月,省公安厅党委任命原告为副调研员。

  省人社厅核定,原告的级别为15级8档,从2018年1月1日执行。

  四、被告于2020年9月21日在有关处理决定书中告诉原告本案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现在又出尔反而在《行政答辩状》中说本案不属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2020年8月12日,原告在省信访网提交信访件(编号:hn202008121406300054W)。8月14日,省信访局将此件转交被告办理。8月21日,被告在该信访件网页上传《行政受理告知书》。9月21日,被告在该信访件网页上传《关于***反映个人退休问题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

  被告在该处理决定书第三条“告知权力”中说,如对处理决定不服,可以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

  五、原告对被告提交证据1中第2页《海南省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员养老保险待遇审核表》背面的部分内容有异议

  异议1:表中本人签名不是原告的笔迹。

  异议2:“升降后工资基本信息”栏中级别16级8档与事实不符,因此其对应的级别工资1213元、特区津补贴…元、退休生活补贴…元等数据也跟着错。导致养老待遇少算。

  养老待遇是算对还是算错?将海南省发布机关事业单位各类人员视同缴费指数表的规范性文件、发布2014年9月使用的特区津补贴标准、退休生活补贴标准的规范性文件、2014年9月使用的《公务员级别工资标准表》拿出来给原告过目、给法官看,问题就解决了。

  《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不按照规定公开工作信息,侵犯管理服务对象知情权,造成不良后果或者影响的,视情节轻重予以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或者撤职。

  六、被告2020年9月重算原告养老待遇的计算过程有4处错误,造成原告养老金少发

  从被告提交证据2中第13页和第14页《待遇计算公式》表看,原告从2020年9月起,就是按这个《待遇计算公式》的结果领取养老待遇和补发养老金的,原告没有异议。但是,这个计算过程有4处错误,造成原告养老金少发。

  (一)哪个文号的规范性文件规定15级8档县处副职非领导的统一视同缴费指数是1.9154 ?

  该表视同缴费指数一中的统一视同缴费指数是1.9154、附加指数4(警衔津贴)是0.0714。原告退休时的职务是县处副职非领导、级别是15级8档(详见原告提交证据1和法院从省公安厅调取原告本人的人事档案资料)、警衔是一级警督、工龄是42.5年。哪个文号的规范性文件规定15级8档县处副职非领导的统一视同缴费指数是1.9154、一级警督的警衔附加指数是0.0714?

  (二)该表中视同缴费指数二的计算公式有何规范性文件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第四项规定:未履行法定批准程序、公开发布程序,严重违反制定程序规定情形的,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

  《海南省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与备案规定》(省政府令第285号)第十八条规定:“制定机关应当及时将行政规范性文件通过政府公报、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报刊、广播、电视、公示栏等方式公布。/未向社会公布的行政规范性文件,不得作为实施行政管理的依据。”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18〕37号)在第(八)条中规定,行政规范性文件不得以内部文件形式印发执行,未经公布的行政规范性文件不得作为行政管理依据。

  被告在《行政答辩状》第三个问题中说,这个计算公式已报人社部和财政部备案,两部没有异议。到底备案的是否有这个计算公式?两部的批复说了什么?没有证据口说无凭,被告应将有关的证据提交法庭质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2〕21号) 第三十五条第一款:“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经庭审质证。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三)哪个文号的规范性文件规定退休时15级8档县处副职非领导重套改革时的级别工资是1213元?

  据计算,该表 “H=[(A升降时×M+B升降时+C升降时)……=[(5790.20+460)……”中的5790.20的含义是:升降后工资重套改革时的工资标准是职务工资…(这些数据与被告提交证据1中第2页《海南省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员养老保险待遇审核表》背面中“升降后工资基本信息”栏的信息一致,按16级8档计发原告的养老金。)

  据了解,国务院在官网上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改革公务员工资制度的通知》(国发〔2006〕22号)中《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方案》附表2(改革时使用的)《公务员级别工资标准表》说:16级8档工资1213元,15级8档工资1314元。

  以上情况说明,被告在《行政答辩状》第二个问题第1点中“已按15级8档核发原告的养老金”“不存在按16级8档计发养老金及少发养老金的问题”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四)海南省哪个文号的规范性文件规定2017年升职2018年退休,H中的工资增长率为0 ?

  据了解,该表“ H=……=〔(5790.20+460)-(5275.00+350)〕×1”中的1的含义是指工资增长率为0。

  读了被告提交证据目录序号9中第43页《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过渡期内职务升降工作人员老办法待遇确定办法》(人社养司函〔2016〕84号文附件)。原告坚信,2017年升职,2018年退休,H中的工资增长率为0是错误的。只有职务升降和退休在同一个年度内,H中的工资增长率才为0。人社部《办法》在第二条中规定“……差额在职务职级(技术职称)升降当年开始使用,从次年起计算增长率……”

  七、琼人社发〔2017〕341号文对外要是发生法律效力,应属规范性文件

  被告提交《证据目录》序号12的名称是:琼人社发〔2017〕341号。但是,原告只收到目录,没有收到文件。该文的标题和内容是什么,原告也无法搞清楚。

  被告在其提交《证据目录》序号12中说,不能对琼人社发〔2017〕341号文提起附带性审查。被告的这一要求有法律、法规、规章依据吗?《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参照规章。

  《海南省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与备案规定》(省政府令第285号)第三条:“本规定所称行政规范性文件,是指由行政机关或者经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依照法定权限、程序制定并公开发布,涉及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义务,具有普遍约束力,在一定期限内反复适用的公文。/本规定所称行政规范性文件不包括政府规章及行政机关内部执行的管理规范、工作制度、机构编制、会议纪要、工作计划、工作方案、请示报告、表彰奖惩、人事任免等文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有其他违反规章规定情形的,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

  八、行政诉讼答辩状应该要附上被告作出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交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并提出答辩状。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五日内,将答辩状副本发送原告。

  原告属于“中人”。据了解,计算“中人”养老待遇的文件还有:

  ●新机关新办法待遇的计算依据

  1.海南省发布机关事业单位各类人员视同缴费指数表的规范性文件;

  2. 海南省发布“退休人员养老金模块中的新机关指数计算公式:视同缴费指数二=视同缴费指数一×(1-3%)的n次方。注:n =(视同缴费月数+实际缴费月数)÷12-35,最终视同缴费指数二的值低于1的,按照1计算”的规范性文件;

  ●新机关老办法待遇的计算依据

  3.海南省发布改革时使用的特区津补贴标准、退休生活补贴标准的规范性文件;

  4.改革时使用的《公务员级别工资标准表》(国发〔2006〕22号文发布的《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方案》附表2)。

  但是,从被告提交法院的《行政答辩状》看,被告没有向法院提交上述4份文件。法官是人不是神,行政机关未遵照法律规定向法院提交其作出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和有关的待遇标准,他们也无法辩明养老金是少发了还是发对了。

  九、省人社厅在原告的信访件中答复说,视同缴费指数和计算方法由被告在核定原告养老金时提供

  2020年8月28日,原告在省信访网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信访编号:hn202008286633700017W)。8月29日,省信访局将此件转交省人社厅办理。10月21日,省人社厅答复说:“……您本人的基本养老保险视同缴费指数和计算办法,由省社会保险服务中心在核定您养老金时提供。”

  关于视同缴费指数向原告公开的问题,被告在《行政答辩状》第五个问题中的说法与省人社厅的上述答复意见不一致。看来,只能通过行政诉讼起诉省人社厅依法公开其制定的政府信息了。

  被告作为法定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在为原告计算养老待遇时,应该允许原告看政府的相关规定和视同缴费指数表、核对本人养老金计算表中录入的数字是否与规定一致?是否符合本人的实际情况?是否有异议?不能由经办人员嘴巴说什么就是什么。原告要求被告将计算原告养老待遇的有关视同缴费指数表及相关文件向原告公开是合情合理的。

  附:

  1.原告在诉讼状中提出的前4项诉讼请求的依据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8〕1号)有关条文

  3.原告补充证据清单及2份证据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jkyd/26617.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