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养生正文

【小说的其中一章,书如何?可入眼?可有前景?求解!拜谢!】(转载)

  几人之间的交谈说起来时间极长,可实际上也就是几息的时间罢了,南棠脚踏飞剑,如鲲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眨眼间的功夫就到了石人的身后。

  此时的石人已是看到了这突然出现的一群不速之客,当即面怒不善之色,可就在这时,身后的南棠出手了,他的周身没有一点魔力波动,仅是右手对着石人背后的小草一探而去,动作看起来云淡风轻,丝毫没有杀伤力的样子。

  石人感应到身后的动静,大力吼叫一声,双手握住手中大斧,越过头顶,身子急速地旋转起来,随着石人的转动,一股惊人的气势在其身上开始蕴量,其四周飞沙走石,隐隐竟是形成了一场龙卷风暴,风暴越来越大,最终将南棠和石人都淹没在内。

  外面的几人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风暴内,石人的攻击蕴量到极致,惊天气机牵引下,大斧上浮现一道隐晦的灰色光芒,石人怒吼,借着风暴大势用力朝着南棠一斧挥去,这一斧挥出,其方圆数丈的大地寸寸龟裂,蜘蛛网似的裂缝布满四周,宁啸等人变色,身子一退再退,站到了百米开外。

  大斧斩下,气势惊人,声威动荡八方天地,宛若一个神魔在开天辟地一般!

  南棠双目一闪,单手用力一拍脚下飞剑,身子骤然升空,站到了与石人同等的高度,而他本人则双手开始快速舞动,口中有喃喃之声传出。

  “以我灵巫血脉,引灵巫先祖之魂融身,望先祖助我灭杀石人。”说完,南棠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南棠引导精血漂浮到自己额前,而后大手一挥,将精血向高空推去,精血推出,转瞬消失,南棠见状,脸上浮现出一抹期待之色。

  几息后,就在石人惊天大斧将要轰下的一刻,一道带着些许沧桑的声音猛然从天地中传出,声音仿佛跨越了空间,一语出,震慑苍穹。

  “是谁将我从沉睡中唤醒?献上你的祭品?否则,无论是谁,死!”声音开始尚还极小,可说到“死”字时,话语已是隆隆,石人凝聚地惊人风暴隐有溃散的迹象。

  石人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表情,巨斧怎么也难以劈下!

  “先祖,是你的后代南棠将你唤醒,祭品是眼前的石人。”听到沧桑的声音,南棠眼中浮现深深地狂热,恭敬地道。

  “石族的气息,不过这气息好弱,罢了,石族体内有石气,倒是不错的祭品,敞开你的心扉,降魂!”沧桑声音喃喃,不再多说,开始魂临南棠身。

  南棠闭目,敞开自己的心神,猛然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融入其身,这气息浩瀚若汪洋,生命力澎湃,他从中感受到了血脉的沸腾。

  “以你未觉醒的灵巫体,只能承受吾千万分之一的魂临,你莫要后悔。”南棠的先祖魂融入其身的一刻,向他传递了一条讯息,随后,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南棠身上升腾而起,南棠面露痛苦之色,咬紧牙关坚持着,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想要容纳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也是其先祖叫南棠莫要后悔的原因。

  南棠周身气势升腾,很快就达到了筑基大圆满,然而这还仅是开始,一息的时间过去,南棠只觉耳朵嗡鸣,体内“轰”的一声响中,修为似乎突破了某种极限,到达了一种不是金丹却甚似金丹的强大境界。

  到了这个时候,南棠的肉体开始出现了裂痕,有鲜血从中浸出,魂中其先祖似是轻叹了口气,南棠周身的气势停在了这个神秘的境界。

  “南棠”眸子睁开,其中有日月星辰流转,深邃若浩瀚天穹,欲演尽四极八荒,“南棠”闭眼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口中呢喃着什么,竟是有些怀念的样子,继而,他将眸子转向惊恐的石人。

  “石族也…哎!罢了!”

  “南棠”双眼复杂地看着石人,而后大手对着其身一抓,旋即,一股沛然不可抵御的吸力从其手上产生,石人大声哀吼,却是没有一点作用,四五丈的庞大身躯以一种极端震撼人眼球的速度飞快缩小,眨眼间,便化为一颗小石珠漂浮在半空,“南棠”双目一闪,大口一张,石珠主动飞入其口中。

  “我灵巫一族,未尽灭,我之后辈,你当……”南棠的先祖魂走时,隐隐说了这么一句话,可不知为何,后面的字他一个都未曾听清楚,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禁锢了其先祖的魂,阻止其开口。

  片刻后,南棠睁开了略显疲惫地双眼,他看了一眼石人消散的地方,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那里此刻正有一株小草静静漂浮着。

  “总算不枉我费尽心力召唤先祖一场,这阴虚草终是得到了。”南棠抿了抿嘴,伸手向着阴虚草抓去。

  可就在南棠手将要抓到阴虚草的一瞬,一道身影突兀地从虚空中现身,一剑对着南棠的手斩去,同一时刻,另一个方向也有一道身影出现,这道身影手中拿着一个罗盘,他刚一站定,手中罗盘便向宁夏几人砸去。

  “我已经等你多时了,不过既然出来了,那就不要走了。”面对虚空中突然现身的神秘身影的偷袭,南棠显得不慌不忙,竟是镇定异常,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说来,若不是先祖传音给他说石人身后有人隐藏着,且拥有难以判断等级的隐匿法宝,只降万分之一不到的祖魂无法将其逼出的话,他也不会如此小心,可知道了一切,那情况肯定完全不同了。

  话落,南棠不管即将斩到手上的长剑,一个闪身,出现在偷袭者身后,一指对着来人身上点去。

  “一指锁力,一指锁气,一指锁魂,三锁定体!”

  一剑斩在南棠的手上,偷袭的那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可忽然,他瞳孔急剧收缩,全身汗毛倒竖,因为肉眼可见的那一剑斩在南棠的手上竟是没有一点鲜血,也没有一点停滞的直接斩在了空中。

  这威力不俗的一剑仿佛斩在了虚无一般!!!

  “不好,是幻影。”

  就在这人脑子中出现这般念头的时候,他的身子忽然一动不动的定在了半空,脸上的惊恐和扭曲尚还清晰可见。

  “哼,这就是偷袭我的下场。”南棠嘴角掀起冷笑,走进此人的身旁,一瞬间,南棠愣住了,其眼前出现的赫然是一个熟人,正是那日设计古灵的其中一个男子,此时一看,这人修为居然突破了熬体境达到了筑基初期,也不知在魔境中走了什么狗屎运。

  “没想到竟是这两人,当真是冤家路窄!”以南棠的心境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当下,他化掌为刀,一掌对着此人的脖劲斩去。

  “嗤”地一声,这人的脑袋应声而落,南棠大手向前一抓,捡起空中将要掉落的储物袋。

  书链接: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jkys/23336.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