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招商正文

2001年,我是一个大学生!!(wenwen)

今天是2003年12月23日星期二

  其实我没有想到我还会在自己的文档里把这个已经很久没有再看的文件拿出来阅读,我不愿意说我的心是否已经麻木这样肉麻的词语,只是我很久的没有再写过什么文字。我不知道文字的价值是什么,我是一个学习工科的孩子,我有好多的事情要做。比如我学习的《化工原理》,老师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在大脑里想象那种价值颇菲的仪器的用法,或者是才警示自己一旦自己有什么疏忽就有可能变成一个残疾人。

  我不知道实验室对于我们这些学习工科的学生来说意味着什么,总之我是有点害怕,我及少的进入实验室。我甚至连熄灭酒精灯这样简单的操作都感到害怕。

  我不喜欢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我不喜欢在老师的“恐吓”里实验室所给我带来的那种不安的感觉。我不喜欢,但是我知道有四年的时间需要维系着,而我却没有任何的选择权力。

  我忘记我的高中我什么样子,我现在大三了,我也早已经忘记我大一的样子,若不是因为这些存在的日记,我想我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再没有去看了。我想起那段我很玩世不恭的日子,在net上,整日整日的我写了好多的文字,我认识了好多的批,可是那些朋友如同我的文字一样离我好远好远。

  我一直以来(自从他离开以后的日子),都是过着一种一个人的生活,因为我的大学是在西北的兰州四年,而在我成长的17年的生活里,我一直都是在那片江西的红土地上生活。

  今天下午收到了高中曾经教过我几个月的一个语文老师的卡片,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有想到老师会寄卡片给我。很长的时间我都没有收到过什么信件了。

  老师的话很简单,只是:

  **同学:

  来信收到。谢谢你还记得那么多。元旦和春节来临,祝你一切都好。

  永远做一个有思想而不偏激的人吧。这样生活会更充实而丰富的。

   老师

  感动了!!翻出以前的文字。想了很多。

  2001年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呢??那时911发生了,那时我进大学了,那时我第一次离开家而且一离就是到兰州这样的地方。

  我始终不愿意否认的是,我不习惯在西北这里的生活。我忘不了当我第一次做火车看见西北的风景的时候,心里孳生出来的那种悲伤,那种再也不会有第二次的感觉。

  这个是以前我为了我的这些文字写的一个题记,因为只是回忆,我不想用太多现在的感觉来左右以前的思维。那时我才有17岁,17岁的孩子就有17岁的想法,那时我幼稚的很,我竟然把在我的生活里的一切都归咎于寝室生活的不协调。17岁,2001年。17岁,大一的学生。17岁,开始在兰州的四年的生活。

  题记

  寝室生活要结束了,我决定换寝室了,因为不想再在这个留给我近一年不满生活的寝室里驻足了,当我在纸上提笔写一个字的时候,我只是想把在那些在寝室中发生的最不愉快的事记录下来。写着写着的时候,我停下来了,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现在的这种状态似曾相逢,我把日记一页页、一篇篇看完,我知道现在所做出的选择是这近一年的时间所积累下来的。

  我看到自己在去年平安夜所记录下来的一段文字:

  我快乐,因为当我一睁眼时,我还活在这世上/我悲伤,因为我一睁眼时,我还必须得面对这个世界/我无从选择,我顺从着生命轨迹/我相信自己的执著。

  我不知道这段文字是否是我原创的,但我知道这段文字的确描绘出我的心情,这种心情其实一直在我的生活里穿插出现。

  我会遗忘一些,我会忽略一些,但最终对我产生影响是被我所遗忘,所忽略的细节,因为它们是在以本质上的一种抽象地的方式作用于我的精神。

  忘却只是刻骨铭心的最高形式了。

  我喜欢在纸上酝酿自己的文字,而不是在屏幕前,前者让我感觉自己是在和自己的心情,自己的灵魂交流。后者只是让我觉得自己是和键盘,理性化思维的机器交流。但是我会选择让自己的心情出现在屏幕前,因为那是一个更自由、更宽广的天空,那里有人性的回归,有在现实是迷失寻找自我的人。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期末考核,我想再过一段时间我的文字是销匿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考试结束后,等待我的就是回家了。

  但是我会继续的,直到有一天,我打出了[全文完]的时候,我这一段心情就结束了。

  一直以来我都很逃避地对人讲出这一段很真实的故事,因为我知道,在别人眼中我选择的是最懦弱的方式面对一切,他们会对我有所评价,他们会斥责我,你所失去的是你自己的权利,为什么不去争取。听我讲述的那些人,他们不会给予我什么,我不会被他们所理解,我也不想,我很崇敬(拜)韩信受胯下之辱以及光养晦的人,我觉得那不是阴险,反倒是最好的自我保护,不是所有有才华之人都可以被人欣赏的,与其展露之后被小人中伤还不好等待可以赏识的人。

  我不相信有什么一鸣惊人,一切(所有)的突变都是在隐性的渐变后暴发出来的。

  讲一件事,是我高中的事。

  我一直都有包书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高中的时候,像我这样爱包书的人几乎绝迹了。也就是在高中的时候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包书时包两层,内层是用我喜欢的挂历纸,外层是我看完后废弃的旧报纸。

  我想这冗长的前言也该结束了,我应该讲自己的故事了。

  2001年9月10日 7:28 下午 星期一

  这里的天气挺怪的,清晨和晚上冷,下午阳光特别刺眼,但不算热。

  今天是报名的第一天,我们这个寝室只有我一个人,很自由、很安闲。

  昨天是同行的一个老乡的爸爸的在兰州工作的朋友带我们去玩,对兰州有了一个轮廓的了解,这里比南昌好,因为兰州比南昌大呀。现在是西部大开发,国家会投资很多钱来的。说不准这里的工业化进程的速度会很快。妈妈安慰我说,说不准我以后会喜欢上这个城市而不会离开。可我知道我不属于这个城市。我有自己的理想,我愿作无根的豆芽,我不想扎根于任何一个地方,我必须得为自己的未来做一个最好的规划,而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先跳出西北,要到外省进行更高层次的深造。我不喜欢这里的黄土,我不喜欢这里的风景,我讨厌这里的人和事。那些带白色帽子的人让我感觉不安。我想回家。我想去我喜欢的城市。

  说真话,我对学校的印象不好,房子是旧的,厕所脏死了,床小的很,寝室里都是灰尘,还有好多好多~~~难道这个就是大学吗?不管现在的情形如何,但我告诉自己,我决不会傻得厌学。穷则思变,越是有压迫就越要反抗。

  我不知道在这里以后的生活会不会有不开心的事,会不会有寂寞的时候,反正我现在想得是要专心学习。离开南昌时还叫同学写信给我,说什么以后保持联络,可是当离学校的距离越来越近时,心中强烈的想腾飞的愿望(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我真得不甘心在这个学校,好不甘心。

  我不晓得给自己的压力是否太大,期望值是否太高,可是我真得没有办法,在学业上一次一次地分水岭,我接二连三的被别人甩掉,距离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不想被别人嘲笑,被别人怜悯、同情,我不想再有那种望尘莫及的感觉,我不是那种没有雄心壮志的人。

  在这里生活的缺漏会在以后的日子会一点一点暴露出来,同寝室的人不晓昨会不会热爱学习……以后生活上恐怕会有很多的士令人烦恼的事,不管如何我不会让生活索事耗去我太多的时间。

  希望我不会给自己一个失望的未来。

  2001年9月11日 8:05 晚上(寄了家书) 多云

  早上忙乎了一阵子洗了衣服,寄了信挺累了,后来淑、欣找我出去走走,她们买了磁卡电话,我没有买,因为我讨厌太远的电话亭,不方便,回来的路上买了几本杂志,是为了消遣一下时光。

  回到了寝室空气污染很严重。人员都到齐了。他们在选铺位的时候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出去了,到淑的寝室和她聊聊就出来了。

  就这样折腾了一下,就到了中午,中午到食堂吃一顿,快餐3.5元,不晓得是否便宜,在家没注意快餐的质量与价格,今天打了电话,寒寒不在家,留了地址给她妈妈,翻电话本时看到了伟的名子,其实我混到现在这种地步,也没有什么可想的了,伟是心中的一个痛,可高考是一个更大的痛楚,我放不下,现在活着真得很单纯,目标很唯一,没有办法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得走下去。

  我不知道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否太高,但是不管如何,现在首当其冲的是要树立自己的信心,不知道希望太大是否失望太深,我已经失望过很多次了,现在我真得已经是孤注一掷,我真得不能再让自己失望,如不能让那些关心我的人失望了。

  今天早上回寝室时,班主任竟然来看我,原来昨晚Mom 打Tel给Miss,她害怕我一个在asleep。

  今天打了电话回家。给爸爸一个。弟弟一个。不晓得他们是否会想我,打个电话让他们安心吧!现在就一个人在这里,自己就得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想家,毕竟还没到这种层次。

  这里没有我的未来,但是这里有我的理想,有让我值得我奋头四年的目标。

  同寝室的几个Gir在火车站下车时都有这里的学生接待照顾,而我想我是不是来的太早才没有人接我呢??

  听一个大三的女孩说她在这里一个月花150元的伙食费。

  现在快到9:00了,TV已经关了,能有电的只有电灯了,没办法。

  对面床铺的女孩现在就在说十·一要回家了,我还没有想到那么远,不晓得……

  2001年9月12日 8:25 早晨

  起床料理完一些琐碎的事之后就去找她们了,欣还没有起床。就同淑到外面逛了一下,没在食堂吃早点,在外面买了一袋炸土豆片,这里的水果挺便宜的(相对于饭食)如果要节省开支就买水果,反正我是这样想的。

  昨晚睡得很香,睡得连被子都踢掉了半夜冷得起来找被子。如果在家的时候,妈妈一定会帮我盖好被子的。她现在应该回家了吧。为什么走的那么快?

  昨晚大脑活动异常活跃,有些梦中事不方便提就不写了,记得很清楚昨晚梦见了俊和他的GF(GF、BF这样的词汇还是婧交我的),他的GF给了我一大笔钱,缘由不记得,然后就醒了。

  听一些人讲(消息来源可靠)这个week都是我们自由活动的时间,没办法又得浪费些时间,这几天过得很轻松。不知道以后是否会是这样。

  同寝室的几个女孩都很热情,相比之下我挺内向,但是我清醒地意识到我和她们不一样,在这个学校,我种下了强烈愿望的种子,而我等待的必须是来年的收获,现在的我已经不能承受太大的失望,现实已经不允许我再让自己失望,在这里没有“删除键”、没有“退出键”,既然选择就一定得走下去。

  我已明白自己脚下的路,我已确定我要走的路,剩下的只有实践。

  在闲聊时得知这里的七个女孩,其余六个没有从市里来的,我是那个唯一的城市来的女孩。我没有什么优越感,相反这更会增加我内心的一份羞愧,不同的起点却到相同的终点。

  现在的我,真得很无耐,别无选择,真得有时会有一点迷惘,还没有正式上课,整天在耗着生命,提起笔想和伟写封信,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想想有什么好抱怨的,有什么值得对他倾述的,他已经变了许多,寄信给他无疑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与金钱。他已经大四了。也许我不该认识他的。他刚进大学的那年,我刚读高一。我的高中有太多和他有关的记忆。我不能那样的自私,在自己的心里只思念他。我以为可以和他进入同一个大学,却没有。

  无论学校环境好与差,成才的关键完全靠个人。

  汪洋中的一片舟,漂泊流浪,没有行驶的目的……(臭!真臭。我怎么写怎么酸的东西 )

  总想写一些事,夜已降临,夜的寂寞里已经写了两封家书,是写出来的吗?

  可那姓蓝的大四女生告诉我,她们班有个南昌人,不晓得她是否会去联系。算了,即使联系到了,又能怎样了,我在这里并不应该有朋友,有的应该是理想,信念,对未来生活的信仰。

  我不想再去考虑什么学校的问题,既然选择就得不回头的往前走。

  同室的几个女孩都很可爱,很好,桦有点像南夫(高中的一个同学),而且她举手投足的气质很像乐(初中的一个同学)。

  七个女孩之中我算挺清(轻)闲的,打扫,擦窗拖地之类的事我从来不做不晓得以后会怎么样,看吧!

  紫很大,我想如果我有她现在的年纪,大学也应该毕业了,各地的风俗不一样。

  现在和淑、欣有点疏远了,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可以拉大心灵的距离,更何况我和她们根本不熟,隔膜其实这不能简单归纳为城乡差异,当我刚踏进这片土地时,我已经有一个目的--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带有太大的功利性,目标的唯一性,别无他法,我得走下去,并且不能回头。

  我很可怜,可怜到人生只不过剩下一个单纯而且可笑的目的--为了一张纸文凭。

  明天会怎样,我真得不知道,我对自己有很大的希望,可是确有一种强烈的矛盾感缠绕我,路上的分岔口很多,我决不能迷失自己,决不能模糊自己的志愿。

  我不愿做一个迷路的不孩。  A Lost way child!

  刚看了新闻,美国恐怖分子袭击,太恐怖了,心中没有太大的快感有许多丝丝的忧虑,明天一定得买几份报纸,即使关在这样一个学校也要把握一些新闻和国际形势,决不能太落伍了。

  2001年9月13日 4:15 下午

  今天新生开学典礼,上午一个会,下午开一个会,没有很大的价值意义,唯一能激励我的便是这里的凤毛鳞的教育成果,没有办法,在这样的学校也没有什么异想。

  妈妈今天可能回家了,想打个电话,可是我在经济上必须得有一个自控,我的钱应该在大部分花在学习资料上才行,算了,电话还是不打,其实我真得不想家,但是我怕我妈为我操心,不知道这算不算长大了,懂事了。

  同室的几个女孩挺好的,我觉得和她们之间的沟通不畅,但是我心中并不介意。

  同室的女孩都有老乡,只是我没有,其实是我还没有去找,算是没兴趣了。

  今天开会回来时看到一个免费学习阿拉伯语的通知,明天晚上开学,我想去看一看,学语言应该是一件很实惠的事,再说女孩对于这方面天生就占优势,我难道不可以是一个语言天才?

  学校为了照顾新生,今天晚上免费请我们这些大一新生看电影,一进电影院才发现放的电影是《生死拳速》,看了半小时,实在太没意思就溜出来,以免打扰别人,这里还有晚自习室,我去时只有7:00,可基本上坐满,那可都是勤奋的小孩子了。

  明天要到我们的系去参观,这也算是正式上课的前言吧。

  这里的电视有江西一套,也有点亲切感,但很少看。我知道为什么寝室的那些女孩拿着遥控器不放呢?电视真的那么好吗?我想看江西一套,只是因为我想爸爸妈妈也许也会看这个频道。

  2001年9月15日 晚 9:30

  今晚刚听了阿语欢迎新生会,听他们讲了一大群废话,没意思。

  今天刚发新书,以后课程很紧。

  2001年9月21日

  生活是需要激情的,我是充满激情的女孩,今天爬山,昨天听了第一节正式的了阿语课,写一些文章吧!

  可是错过了激情,只剩下空白!心里那些感动的东西都找不到了。

  2001年9月23日 晚上9:27

  今天陪宁到她老乡那里,主要用意是去买几本关于化学的辅导书以及买个计算器,原本打算上午11:00(最晚)就可以回来,没想到到了晚上9:15才离开,真不知道今天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遇到宁的好几个老乡,他们都很热情。他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第一次见面,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当作朋友。

  勇是班长,今晚是他要开班长辞职大会,原因是因为他的道德品质排名全班倒数第七,真臭,真没面子,他很象品冠,他为人很外向,象个小孩,给人感觉说不清楚,觉得他很象一个人,一时说不上来,也许这属于记忆混杂吧!他的动作很夸张,有点像高三的我,真是有点像。

  丽,很漂亮,也很好。

  风是研究生,他有他的事要做,招待我们也许是出于一种没有办法的义务。

  这些人印象最深的是杰,晚饭是在他家吃的。他好大的胆子呀,他搬到学校外面住了。

  不知为什么那个时候偏偏又想到了伟,他现在大三而伟是大四的人,应该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呀。可我就不清楚为什么看见他的时候想起伟,想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他那边有一本《叔本华文集》,他连续说了两次那本书我看不懂,我不喜欢别人的那种口吻和我说话,即使是出于善意,好的理论依据便是他看不懂我便看不懂。

  杰衣冠不整,其实只是留了胡子,头发有点乱(这点很像伟曾经向我描述的他),他炒菜的厨艺不错,也许学文的人都有一点个人魅力吧!(他绝对没有伟帅气)。

  他和桦有点投机,可以侃伊斯兰的事,他是学国政的,和森是同一系的,我和森只有一面之缘,是他在火车上告诉我怎么去我的学校的。还算是记住他的样子和名字,觉得他有点像张国荣,只是一印象。

  一个人不应该有些非份之想,无需在别人面前作做,想要吸引别人的目光,那很累,也很痛苦,特别是会有弄巧成拙的时候,有时候觉得自己真得很傻,为什么要这样作做,自己已经很大了,却为什么像女孩一样。那些爱过的人已经远离了我的生活,联想让我看到了一个虚伪的自己,伟是心中的一个心结,却是一湖死水。

  我觉得自己的寂寞与生俱来的,内心的话找不到一个倾述对象,我不需要别人理解,在前行的路上踽踽独行,有着内心的寂寞与快乐并存,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又为什么要后悔,很长一段时候,我不想写日记,因为觉得写日记是一种浪费时间的事,因为却又偏执地认为起点与成功之间应该是一条直线,我不想选择一条曲线,因为我想爬到更高的山峰,于是一段时间出现了空白时候,可是今天当我在回来的路上,我觉得自己的心需要一个停泊的港口,我的寂寞我的心情只向自己倾述,就在那段缺乏日记的时候,我很空虚,很迷茫,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匆忙却有一丝毫空虚。

  今天在外面逛了一天,无所收获,这也许是社交活动需要付出的代价,我崇尚政治,因为我觉得那好比政治风云,我不需要了解他们的真实生活,因为远距离地观看,没有真实的接触与体验,那种政治家内心的痛苦我不需要费时的理解,也无法真实的体验,我想成为一个政治家,那是内心的一种呼唤。

  打了电话给达,同学告诉我他是江西的老乡会的会长,他不在寝室,还好如我所愿,我挺怕和陌生人讲话的。外面一着小雨,如果他那时出来肯定不方便,我留下了3#127,只是希望他能来找我,我想报英语4级,以及办张市(省)图书管的图书证,想找一个人帮忙,希望我的老乡能如宁的老乡一样,我想看一些关于心理学、社会学方面的书,想找他帮忙,不知道他是否会来找我,不管如何,我留下了联系方式,找不找我是他的责任,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

  2001年9月24日 13:00 中午

  活着时不应当让心中残留别人的印象,即使在外貌,举止上会有些相似,但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同一人呢?不要让生活中的桦残留有乐的影子,可是我还有些障碍。我不愿意和桦讲话,仅仅是因为她太想乐了。

  整个上午思绪乱乱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思维简直是一乱糟,脱线。也许真得自己有几分不成熟,还是太傻,依恋于太多的诺言却无真实地面对社会,傻是一种痛苦的幸福,幻想着幸福却又在幸福的高潮一切都碎了,像泡泡一样,我决定让他在我的世界中消失,其实我并未在他的世界中驻足,冲其量连流星也不是,就像海伟一样一切都是我的自我感觉。

  也许只是过客,匆匆一瞥,相视一笑却又走开,彼此在对方的心中并未留下什么印象,何必在乎那一笑,不要相信那可恶的轮回,一切只是一声玩笑,生命不过是舞台上下的闹剧,那是一群不知道自己生命尽头的小丑在张牙舞爪地表演。

  现在思绪稍微有些清醒,不要呓语与胡思了,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恢复正轨。

  不必强求,顺其自然。

  17:15总是被一些零碎的问题弄得思维很乱,其实结果很简单,而恼中却又怎么也摆脱不了那个印象,而简单的问题却萦绕在大脑中,不能休息片刻,学习是唯一的一种镇定剂,只有当投入到学习中时才会觉得一切都是不重要,不值得思考的,没有生活中那些事的束缚,很自由。

  我是个缺乏安全感,不能让自己感到安全的女孩,在陌生不知名的世界,没有扎根据土壤。

  觉得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老是会被那些零碎的问题给纠缠上,为什么想要控制自己不去想却又不停地想呢?是潜意识地放不下吗?为什么?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无非是虽人向你我借了一样东西,等到明天还,我为什么放不下心呢?是对周围的人缺乏一种信任感吗?为什么呢?这个世界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吗?

  不管如何在这个阶段时间是最重要的,不论如何,不能浪费时间,不能透支生命,青春的时光是最不值得辜负,我真得要减少那些无聊的思考时间了,不要再去想那些原来已有管案的事情了。

  最不值地去浪费的,唯有时间。

  不管如何,我决定不交那张表了,因为理由很简单,简单地只能能尊严来解释,我不愿放弃属于自己的尊严,让我自己做主,我趱得不交那张表了,但愿到最后我还能坚持这份勇气。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shzs/24115.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