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招商正文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从安妮宝贝改名庆山,还做了母亲,她最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活,和做一个有意思的人我说的这个作家,她曾经是安妮宝贝,现在叫庆山。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2014年,她在出版散文集《得未曾有》时,改笔名 “庆山”。她说“安妮宝贝”的笔名,只是写作之初的信手拈来,随着时间推移,这个名字不再适合当下的自己。

她在悄然改变,不只是笔名。

她已经不是《告别薇安》和《八月未央》里那个穿白色棉布裙子,光脚穿球鞋的流离失所的女子了,她不再埋首杜拉斯和村上春树的酒精里,也不会去夜店,幻想一场陌生男女情缘。她不再会变成《彼岸花》里那个以为可以被一个男人带着远走高飞的决绝的南生。她说,人不能自毁少作,但那些写作,其实都只是情绪。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她已经是一个小学二年级女孩的母亲,一个对日常生活生出归顺和赏玩之心的中年女性。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写完最新散文集《月童度河》,她剪了一头利落得甚至过于清爽的短发,那个想象中留着海藻般长发的姑娘,就这样伴随着“安妮宝贝”这个曾经红透的笔名一起,消失了。

如今,她写阅读、写作、旅行、自我修习,对情感的体悟,与亲友共处的点滴,以及生活的琐碎细节。这些在时间中累积的文字,如实展现了经由思考步步前行的心境。现在,她要用思考代替情绪,用清明代替迷惘。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庆山很少露面,“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比较重要,把重心都放在生活上,我的生活,指的是感受生命中越来越多的事情,我觉得我从十几岁开始,都是一个胆子特别大的人,我喜欢去做一些别人想不到或者没有做的事情,但我会想去尝试,去实践,写东西和摄影,也是因为你在生活之余会去做这些事情。”

她一直有着宗教情结,“因为从小就跟我外婆一起去教堂,《圣经》也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去过耶路撒冷,以色列,我认为基督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同时,她也看佛经,修行,经常去印度。像很多她这个年纪和状态的女性一样。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相比于年轻时在作品中呈现的爱情方面的反叛激烈,庆山说她在现在这个年龄,会觉得“任何感情模式都是我们自己选的,最后回到心这个问题上。一些执念过了一些时间就会破碎。”

写小说那个安妮宝贝现在怎么样了?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shzs/26214.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