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fbfl"><strike id="hfbfl"></strike></var>
首页 >> EHS新闻 >> 空气污染新闻 >>山东德州大气污染形势十分严峻
详细内容

山东德州大气污染形势十分严峻

德州大气污染形势十分严峻  村中烧炭 园区偷排 作坊猖獗

◆中国环境报记者姚伊乐

  一座座密封的小土窑顶部,1米左右的小烟囱喷吐着浓浓的灰白色烟柱。像硝烟弥漫的战场,有着全民大炼钢铁的“壮观”。

  这是记者日前随环境;げ炕繁6讲橹行亩讲樽樵谏蕉〉轮菔衅皆105国道边看到的土法烧炭场景。

  随着督查组暗访调查不断深入,隐藏在德州市各区县的诸多环境问题不断浮现,大量大气污染物无序排放。

  

再现“卖炭翁”

  本文开头所述的土法烧炭现场位于平原县王杲铺镇道口村,数十亩地面上密布着100多个土窑。

  众多土窑之间的空地上,堆积着各种各样的木料、燃煤、碎木炭、筛子和成品木炭,一台机械车来回搬运木材,几位村民正在为自己的炭窑忙碌着。

  令人意外的是,村民们面对突然到来的环保督查组,表现得相当淡定,甚至将工作人员误认为是木炭买主。

  “村子里有几十户人家,每家都有两三座!币晃淮迕穸远讲樽榈墓ぷ魅嗽苯樯芩,“种地之外,挣点零花钱!

  据调查,附近村镇大面积的果园和林地提供了丰富的原材料。土法烧炭成本低、操作简单,挖个浅坑,用泥巴、砖头砌成圆形顶盖,顶上预留一个碗口大的孔洞插上小烟囱排烟。将木材堆积其中,装入煤炭,点火,用泥土封闭洞口,烧三四天,闷三四天,一窑木炭就成了。

  小土窑无任何烟气处理设施,道口村也因此长期笼罩在茫茫烟雾中。

  不过,道口村算不上“大户”。根据当地村民提供的线索,调查组驱车近20公里后,到了平原县王打卦乡赵庄。

  刚进村口,就看到数位村民正在砌筑土窑。无论是大小还是“建筑质量”,都比道口村“高出一筹”。

  沿着一条直路向下走,调查组看到了更大规模、并立两排的土窑洞,两排窑洞之间架设了顶棚,呛人的青烟从棚子里不断飘出。

  “这里烧出的是工业用炭!币晃徽谧霸瞬牧系拇迕窀嫠呒钦,用的材料也不再是木料,而是锯末。

  这座棚子对面,是一个围起来的大厂房,里面机器轰鸣,一根两米高的烟囱立在厂房门口,喷吐着青烟。

  “这里面已经用上了机械,生产的也是工业用炭!币晃坏鞑樽槌稍备嫠呒钦,“这里的村民警惕性较高,把我们当成了税务人员!

  除了这两处较为集中的烧炭场所,调查组还在不少村庄发现多座小炭窑。但无论是德州市环保局还是平原县环保局,对此均不知情。

  在宁津县,调查组也在路边农田发现了数座废弃土炭窑,在场的当地环保局工作人员称,这在多年前就已经淘汰了。

  德州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土法烧炭不在国家相关淘汰目录,但因为污染严重,多年前地方上就已经禁止了!耙痪⑾只蚓俦,我们将立即查处!

  无论是禁而不止,还是死灰复燃,德州市下属各县小炭窑大量存在的现实却无法回避。

  

超标成常态

  在公路上远远就可看到德州凯元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的烟囱。这是一家位于德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热电联产企业。

  “烟的颜色不对!备战氤,督查组工作人员就作出了判断。

  据这家企业的生产部长孙永新介绍,烟气脱硫采用双碱法工艺,但因脱硫塔出现故障,设施无法运行,临时改用氨法脱硫,二氧化硫排放浓度在100毫克/立方米左右。至于除尘,可达到200毫克/立方米左右。

  “按照原来设计双碱法脱硫工艺和目前的状况,可判定污染治理设施无法正常运行!倍讲槿嗽狈治鏊,用喷氢氧化钠的设备来喷氨水,不但会因结晶等造成设备腐蚀,还会出现氨气泄漏。

  这些说法在对脱硫设施的现场检查中得到了验证。实际上,企业的脱硫塔已经严重老化,塔身锈迹斑斑,塔下的露天脱硫循环池中,红色的脱硫废水散发出强烈的刺鼻气味。

  由于在线监测由第三方监管,仪器室无法打开。透过窗户,督查人员读出了在线监测仪器显示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实时排放浓度数据:2687毫克/立方米,386毫克/立方米。

  而山东地方标准规定这两项污染物排放限值分别是200毫克/立方米和100毫克/立方米。

  二氧化硫的实际排放浓度比企业所给出的100毫克/立方米和山东地方排放限值分别高出约25倍和12倍。而经济技术开发区环保局两个月前监测的烟尘排放浓度为430毫克/立方米,比山东地方标准30毫克/立方米高出12倍以上。

  “这属于违法运行!倍讲槿嗽彼。而更令人触目惊心的则是其灰渣堆放场,炉渣堆上翻斗车正在轰鸣,铺天盖地的粉尘四处弥漫。

  据了解,这家企业因承担园区供热无法关停。

  同样位于德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德州晶华药用玻璃有限公司,不仅没有任何废气治理设施,试生产也未经批复,甚至也未给环境监管部门预留废气采样口,但已经违法生产一年多。

  在德州银河热电有限公司,也存在烟尘和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现象,厂区内扬尘也较为严重。企业负责人表示,已经开始对燃料进行生物质改造,除尘项目和地面硬化工作正在招标。

  督查组此次行动的另外一个任务是“回头看”,即查看去年底督查企业的整改情况。

  在德州实华化工有限公司自备热电厂,督查组发现其在线监测仪器显示的数据出现了问题。督查组在现场用标气对仪器标定时,仪器显示数值误差近20%。

  “仪器失真,数据无效!倍讲槿嗽彼,“即便根据当前显示的数据(二氧化硫317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254毫克/立方米),也超出山东地方标准限值!

  此后,调查组又分别检查了位于德州市天衢工业园的两家碳素厂。德州东方希望碳素有限公司主管环保工作的负责人谢志邦坦承,烟尘排放长期不稳定,好的时候80毫克/立方米左右,差的时候200毫克/立方米左右,均超出3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限值。

  “我们一直在投入改造,但由于行业水平所限,今后也不敢保证能达标,甚至也不敢保证低于50毫克/立方米!毙恢景钏。

  德州布莱恩永兴碳素有限公司情况较好,改进了生产工艺,投入1800万元治理烟尘,烟尘排放浓度比30毫克/立方米略高,仍未达到国家标准限值。

  德州天衢工业园区也似乎成了集中污染区。调查组在暗访中发现,园内的灰渣场占地近千亩,堆存有大量粉煤灰、脱硫石膏等,无任何防尘措施,道路积灰10多厘米;园区内的天宇化学工业公司厂区外有恶臭,厂区内石膏露天堆放,也无防护措施。

  

村镇无净土

  在近一周的明察暗访中,调查组驱车近2000公里,深入德州下辖区县、乡村,各种违法排放现象层出不穷。

  属于应淘汰项目的黏土砖企业在德州仍然存在。调查组在平原县坊子乡、临邑县临盘镇查访到两家黏土砖厂,虽然在检查时未生产,但场地露天堆存了大量原料和成品砖;砖瓦窑无废气治理设施,原料堆场、煤场无防尘措施。

  调查组在暗访中还发现,在德州市禹城市禹城镇张汉桥附近有小型石灰窑正在生产,烟气未经处理直接排放,产生大量浓烟。

  禹城市辖区内,还有20多家处于停产状态的石灰窑企业,设施简易,无任何污染治理设施,原料和炉渣直接堆放于厂区内,也无抑尘措施。临邑县营子乡、恒源街道、临盘镇均有类似石灰窑。

  在临邑县临盘街道,调查组检查了天福农副产品加工厂和海奥生物科技两家从事糠醛加工的生产企业,除尘设施均出现严重破损,设施缺乏维护,部分烟气直接排放;而玉米芯粉碎车间在工作时粉尘较大,原料和炉渣堆放在厂区内,也无任何抑尘措施。

  在禹城市,调查组发现,某塑料颗粒加工作坊正在将废包装袋加工成塑料颗粒,设施简陋原始,无任何抑尘措施,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附近河流。

  还有不少小企业存在燃煤散烧、烟气直排等现象。调查组在临邑县兴隆镇兴桥木业、陵县武佑街山东吉泰和陵县南外环路附近的国泰商砼等企业暗访时均发现燃煤散烧现象。

  其中,兴桥木业和国泰商砼无任何处理设施,烟气直排;山东吉泰的水膜除尘器设施老化,烟道破损,部分烟气未经除尘设施直接排放。

  此外,调查组还发现,德州市辖区内的105国道、101省道沿线,有多家砂石料场、混凝土搅拌站物料露天堆放,无防风抑尘措施,灰尘较大;在临邑县、禹城市316省道两侧,垃圾露天焚烧现象严重。


文章来源:环保部网站http://www.zhb.gov.cn/zhxx/hjyw/201402/t20140224_268179.htm

   

在线客服
- 长沙湘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长沙湘安环保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湖南湘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m6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