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主管正文

瞬光(5)

admin 信无双2主管 2021-11-14 19:34:12 7 0

  第三章 往昔

  “需要什么帮助吗?”

  “你好,我是一名记者。有重要案件要举报。”记者拿着身份证和记者证,神情肃穆的说道。

  “哦,那你做一下笔录吧,写的详细点儿。”胖胖的警察看着记者,惊讶的神情一闪而逝。

  “给您,写好了。”

  “还挺多。”警察盯着满满的一页纸,略带感叹。

  “我看过这个新闻,话说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立案侦查过了吗?说是冬洛沫因压力过大、跳楼自杀,而且警方已经结案了。”

  “都是有内幕的,是故意杀人。”

  “这个故意杀人的小子叫什么名字。”

  “姜烁。”

  “姜烁…听着挺耳熟。”警察皱着眉,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

  “他是姜市长的儿子。”记者冷冰冰的回道。

  “我记得那小子长得挺帅的,也很有礼貌,不太像能做出这样事的人啊。”警察质疑的看向记者。

  “给您看个东西,看完您自有评断。”说着,记者将视频拷贝到警察的电脑中。伴随着画面的闪烁,警察的表情变得愈发愤怒。

  “这小子真他妈不是个东西。真是人面兽心。你放心,这件事绝不会不了了之的,他会受到应有的处罚。”警察握着记者的手,义愤填膺的说道。

  “那就麻烦您了。方便问一下还有哪些程序要走吗?”

  “程序其实不多,举报后会依法受理、立案、之后会调查、审理、报批最后进行处罚。但过程可能会有些坎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据您的经验,警方会对这起案件作出公平的判决吗?”

  “判决不在警方的管辖范围,说实话也有可能出现类似包庇的问题。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拼尽全力,但求问心无愧。”

  此刻记者看着面前胖胖的警察,透过这平凡的躯体直抵光辉的灵魂。

  “谢谢您,如有需要,随时叫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那就期待下次的见面吧。”两人的双手再一次紧握,礼貌而不失力道。

  这一天,记者仿佛回到了久违的童年。在那里即使四周布满黑暗,但仍会有一缕又一缕的阳光穿透厚重的乌云,洒向她的头顶,渡上一层金灿灿的光芒。

  “妈,多年前我没能为您讨回一个公道,一直对您心怀愧疚。如今有一个母亲痛失爱女,比起我当年的遭遇有过之而不及。您一定不想让她再遭受一遍我的痛苦,希望您在天之灵保佑我们能将凶手绳之于法。而后我将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您一定会答应的,对吗?不管会花多久,无论追到天涯海角,我都要将当年杀害弟弟和您的凶手找到,让他付出应付的代价。”记者跪在墓碑前,清理着碑台上的枯枝残叶,手指渐渐在刻字上流连,不忍离去。

  “不管多久,直到生命的尽头。”低低的话语在安静的空气中漂浮,跳上落叶,随风沉浮。

  “几天不见,您还好吗?”

  “恩,因为你的缘故,过得很好。”妇人接过记者手中的包挂到衣帽架上。

  “公安局已经重新受理洛沫的案件了。”

  “太好了,我们洛沫在天上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但是也不要太过乐观,毕竟官官相护已成风气。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记者皱着眉,布满深深的忧虑。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最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哪怕这次又不了了之,我仍会坚持下去,直到他承认自己的罪行。”妇人轻轻的点点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茶杯。

  “我一直觉得这起案件有一个疑点,那就是清澈对这起案件到底了解多少,他又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他应该只是在那晚给洛沫打了一个电话而已,了解的也只是和其他同学一样多。”

  “可是从那天和他的谈话中,我隐隐感觉他不止知道这么多,好像全程亲眼目睹般。”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啊,录像中只有洛沫和姜烁两个人。如果他真的亲眼所见,他不可能放任姜烁如此对待我们洛沫。”妇人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

  “这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这才是你今天来的原因吧。”

  “BINGO!您了解洛沫和清澈之间的事吗?”记者打着响指从妇人面前划过。

  “以前我也不太了解他们之间的事,直到洛沫不在了。她平时不爱说话,但每天都写日记。这些天我把她高中的日记看了一遍,才了解其中的原委。”

  “我知道这是隐私,您方便和我讲讲吗?”

  “今天是高一的第一个月尾,原来时间如此匆匆,还没来的及好好感受,就从手指间溜走,就像随风而逝的落叶,没留下一丝痕迹。”妇人捧着手中的日记,低声诵读。

  “原来洛沫的笔风如此伤感。”记者不禁感叹。

  “今天我被一双眼睛所吸引,在我们四目相对的刹那,我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悲伤。那是怎样的神情呢?就像当初我知道父亲的死亡和那些诬陷的言辞后愤怒、挣扎、失望、灰心、到最后在冷漠中的挣扎。就是那样的神情,在冷漠中挣扎,却逃脱不出的悲伤。他是否也经历了不幸呢?应该是了。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妇人声音一顿。

  “我以为洛沫不知道父亲被诬陷的事,亏我这些年苦心瞒她,没想到她还是知道了。也难怪她成了如今的性格。”

  “其实洛沫已经很坚强了。”记者拍了拍妇人的手,以示安慰。

  “今天是我十七岁的生日,转眼高中时光已经过半。青春之歌也将近尾声。回想这些年,我到底收获了什么呢?是父亲死后猝不及防的拔节般的成长,还是埋藏在心底的如巨石般的不可言说的伤痛;是一直名列前茅的被人嫉妒的学习成绩,还是被姜烁梦魇般的纠缠不休;是同学间那看似纯洁的友情,还是不知出处的闲言。

  不,这些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我只是想和父母平凡的生活在一起,充满欢声笑语;我只是想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甘愿废寝忘食;我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简简单单却幸福充实;我只是想交三五知己,互诉衷肠。可是这些平凡的小事,到如今竟成为了奢望。这就是我的青春,一个充满悲伤的青春。

  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愿你成人后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那里布满阳光,以往的伤痛将被光芒覆盖、侵蚀,最后贯穿大地。整个大地便都是温暖的,布满鲜花与蝴蝶的。”

  “今天是我十七岁的第二个日子,却比生日时还要难忘。因为他送了我一份礼物,他居然记得我的生日。虽然他因为送迟了而充满歉意,但是我却很是开心。那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蝴蝶,他说愿我像这只蝴蝶一样冲破层层黑暗,奔向光明,最终破茧成蝶。那一刻,我知道他是懂我的。看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蝴蝶,我的心中充满了力量。谢谢你,澈。”

  “我还是退却了。姜烁的威胁,让我不由得联想到惹怒他的后果。如果你因为我而出了事,不管出了任何差错,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很抱歉,澈。恨我好过伤你。”

  “心绪烦乱,不知何往。”

  “我想我知道自己的心意了。我喜欢清澈,也知道他喜欢我。互相欣赏、喜欢的两人为什么不能相爱呢?难道只是因为不相干的人阻挠,就放弃自己的幸福吗?不,我应该勇敢一些。因为世事无常,更要珍惜眼前来之不易的幸福。”

  “看着你受伤的神情,你可知我的心痛的不能呼吸。可是我怎么忍心让这样的你,受到更严重的伤害。许久之前,我不能保护爸爸免受伤害,如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悲剧重演。你一定要好好的,答应我。”

  “我居然相信他的话,这么多年,我竟忘了他是怎样的人。和他的父亲一样冷血无情,唯我独尊。这样的人怎么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对不起,我不会再退却了。让我们一起面对这一切,不管明天会怎样。”

  “谢谢你愿意原谅我,受伤的你居然反过来安慰我。你知道可那一刻的我,眼泪差点不争气的掉落下来。真的很幸运,能够遇见一个你。从此我的世界不再只有悲伤,多了一丝丝平淡的幸福。”

  “你说因为各自的不幸,我们走在了一起。当我们在一起后就全然变成了幸福的模样。

  我说是因为我们都有一颗治愈的心灵,不管曾经的天空多么的阴云密布,只要我们互相鼓励,携手同行,乌云便会渐渐散去。我们也都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你捂着我的眼,在耳边轻声问我你的模样。我说,你有一双柔情似水却又略带伤感的眼睛,有一个高挺的鼻梁,一张温润的唇瓣,和天使的面庞。你取笑着说我是在形容自己。可是,这就是你啊!难道是我们在一起久了,连模样都渐渐变得相似了吗。其实听了你的话,我是很开心的。据说灵魂深处的知己,因共同经历着喜怒哀乐,日积月累,模样变得愈发相似,直至分不清彼此。”

  “今天是你十八岁到生日,你已经成人了,可是我还要等一段时间。我问你成人的感觉怎么样,你居然可恶的不告诉我,还让我慢慢等属于自己的那一天。哼!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不送你生日礼物了。可恶的澈!!!”

  “可恶的澈居然向我道歉了,不要以为我那么轻易就会原谅你,哼!

  真是防不胜防,看着你变戏法似的从手中变出带着羽毛翅膀的白裙天使时,我还是有些惊讶的。你说在你心里我就像这个小天使一样虽然有时调皮,却善良美丽。算你会说话,我就暂且原谅你吧!”

  “夕阳下,漫步于绿草如茵的操场,微风徐徐带来泥土的清香,牵着彼此的手,看着微笑的你,我的心里暖暖的。我们就这样,就这样一直平淡的幸福下去吧。未来的漫漫长路,我们就这样携手直到生命的尽头。”

  “你生病请假,我很是担心。可是我却不想让你再为我担心。他知道了我们的事,居然在晚自习的时候当着全班人的面强吻我。我扇了他一耳光,忍不住跑了出去想要大哭一场。没想到他竟追了出来,还扬言要让校长开除你并且要市长罢了你爸的职。愤怒之下我又打了他一巴掌。你一定会怪我太冲动,可是他要这般害你,我怎能不冲动呢。我质问他凭什么干涉我们之间的事,凭什么伤害无辜的你,可是他竟然,竟然开始撕扯我的衣服。那一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为你留一个干净的身子,我拼命地反抗,想要逃离这个魔鬼。可是,就像人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我们也不可避免的走向毁灭。看着他在我身上上下起伏,我知道,我们憧憬的未来已经被撕裂,渐渐飘零,走向幻灭。

  那一刻,我在庆幸,庆幸你的不在。如果你在,一定会为了保护我和他大动干戈,到最后你和你的父亲都会被开除。我无法想象那个温润的人在痛失母亲后再遭受这双重打击会是怎样的心痛。

  这样也好,这本就是我和他的孽缘,就让我自己解决吧。只是,我们没有以后了,再见了,澈。对不起...”

  “已经过去七天了,终于看见了你那熟悉的面庞。可是,我要怎么面对你呢?我该和你说些什么呢?看着你一如既往的朝操场这边走来,深情的看着我,我好想摸一摸你那苍白的脸庞,可是,我该以什么身份呢?你深情的眼眸诧异的凝视着被我躲过的拥抱,双臂在空气中环成弧形,渐渐无力的落下。我无情的说出了分手,你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就好像要看透我的心。你突然抓着我的双臂,急切的问是不是姜烁又在威胁我,可是我该怎么告诉你这发生的一切。我只能狠心的说自己不再喜欢你了,求你不要再纠缠我了。你突然愣住,手臂再一次缓缓落下。那一刻,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我和你的声音。

  我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扑到你的怀中,将这一切告诉你。我想这是你最后一次对我有这样的神色了吧。也许经年之后,你会遇到一个喜欢的姑娘,她穿着洁白的婚纱,你穿着帅气的西服,为彼此带上那个承诺。你用同样深情的眼眸凝视着那个姑娘,一生一世。

  我还在这做什么呢,我怕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我怕看到你受伤的神情。于是决绝的转身,快速的离开了那个只有我和你的世界。”

  “我的世界再次变成了灰色,无边无际的灰色尘埃将我包围,无法呼吸。”

  “如此熟悉的神情,怎么会让我这般心慌。我诧异的看着你深情的眼眸由远及近,那熟悉的触碰是如此让我安心,以至于忘了甩开你的手。当看到姜烁的拳头打在你的脸上时,我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我的那一声尖叫并没有阻止你们的打斗,看着你们互相厮打在一起,那一刻,我觉得我之前的一切都白做了。我变得歇斯底里,愤怒的朝姜烁大喊,希望他能转移注意,我的方法奏效了,即使被他打了一巴掌,也是值得的。可是我的心为什么如此之痛呢,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你知道了我和姜烁那晚的事,可是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场,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和你说这些的,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不过不管你知道知道了什么,我们都回不去了,不是吗?是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你说你知道了一切,我诧异的看着你。你握住我的手,告诉我不要怕。我忙问你都知道了什么,你说知道姜烁强暴了我,也知道我和你分手的苦心,教训我不应该瞒着你。霎时,蕴藏在眼中多日的泪水如溃堤般奔涌而出。你温柔的将我拥入怀中,任由我在你怀中哭的像只花猫。可是过去的一切真的能回去吗?我在心中不断的问自己。”

  “明天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了,我也该做出真正负责任的事了。那些挟持了我多年的人事物,我们是时候诀别了。那些回不去的就让它停在过往的时光中吧。”

  “明天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了,姜烁,我左思右想,这些年的纠缠如果说是你所谓的付出,那么那晚就当是我给你的回报吧。从明天开始我们互不相欠了,因为我将离开这所有你与他的学校,重新开始。”

  “明天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了,清澈,你是这些年来我唯一喜欢上的男生,也是除了我爸之外唯一懂我的男生。曾经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直到那晚...我知道直至现在我们仍彼此相爱,可是有些事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明天开始,你我将不复相见。”

  “明天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了。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要转学,姜烁,你为什么不能放了我?难道即使从明天开始我是真正的成年人了,仍然摆脱不了你所带来的梦魇吗?不,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既然这样,我们今晚就做一个彻底的了断吧。让我可以安心的离开这里。”

  “明天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了。妈妈,感谢这些年来您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看着您从容的背影,其实我知道,您心里是有多麽难过。每当爸爸的忌日,您总是穿着黑衣,牵着我落寞的向墓地走去,虽然和我说话时很温柔,但透过你的眼睛,我能看见那浓雾般化不开的悲伤。其实爸爸的死因和被栽赃的缘由我都知道,都是因为市长对吧。如今,我又被他的儿子苦苦相逼。我知道您的心里一直充满怨恨,我也怨恨过,为什么好人受尽了折磨,而坏人仍逍遥的在世。可是后来我明白了,世间一切自有因果,只是时间的差异。他们做着孽,早晚会不可活。而我们还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了我们爱的人好好的活下去,对吗?

  妈,当你看到这最后一篇日记时,我已经坐在**学校的课堂上听着老师的课了。这所学校和现在的学校离家一样近,等下个月月末放假,我就回去看您,要放下怨恨,开心的生活,爱你的洛沫。”

  读完女儿的最后一篇日记,妇人泪如雨下。

  “我们洛沫那么善良的人,为什么竟这样就去了。她竟已以为放过了他们就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的傻女儿。”

  “也就是说,洛沫本来是打算要转学重新开始。如果洛沫生日的前一晚没有去见姜烁,也许她现在正坐在**学校的教室里听着课。”

  “事情怎么会这么简单。单就姜烁能知晓洛沫的转学,就能看出姜烁这个人不简单,毕竟,这件事我和班主任都不知道。”

  “也可能是校长告诉他的呢,毕竟他爸和校长的关系不一般。”

  “也许吧,谁知道呢。但是以我对他的的了解,就算那晚洛沫没有去和姜烁见面,姜烁一样有办法让洛沫留在那,并且继续折磨她。”

  “可是,姜烁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既然不爱洛沫,为什么这五年多来一直纠缠着她不放呢?”

  “那是因为他的征服欲和占有欲。我见过那孩子几面。记得第一次是在我们洛沫刚上初一时,有一次周末她们班的同学到家里做客,从30多个孩子中,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孩子,他和他爸太像了。只是他爸的眼睛是深藏不露的,而他的眼睛很野性,充满征服欲的盯着我们洛沫。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洛沫和他会有一段孽缘,只是没想到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

  “您没有告诉过洛沫,让她远离姜烁吗?”

  “那天晚上我就和她说了这件事。洛沫说她不喜欢他,以后会离他远远的,还一本正经的叫我不要担心她。”

  “可是,为什么之后的五年半时间里,他会一直这么纠缠她?”

  “最开始时,洛沫没把他当回事,可是直到半年后,姜烁还是一直紧盯着她。那半年听洛沫说有好几个暗地里喜欢她的男生都被姜烁打的满地找牙,再不敢对洛沫抱有幻想。那时我还以为他真喜欢上了我们洛沫。可是一年后,当我在校门口看见他毫不怜惜的带着玩弄的神情拉扯我们洛沫的样子时,我才明白那是纯粹的征服欲与占有欲在做怪。

  “他那个时候没可能是太喜欢洛沫了而情绪失控吗?毕竟那么小的男生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心思。”

  “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时,是不可能忍心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何况那时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是喜欢。”

  “这些年他一直这样吗?”

  “初三之前他对洛沫一直是小打小闹,直到上了初三后,开始变得有些暴躁起来。可能是觉得以后洛沫会不在他的控制之下,所以有些不知所措,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我们洛沫。所以就加大了力道,对洛沫步步紧逼。有一次他们邻班的的班长向洛沫表白,姜烁将那个班长爆打一顿,最后那个班长住进了医院,疗养了两个多月,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转学了,从此再无音讯。

  那天晚上回家洛沫哭着说不想再去学校上学了。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我安慰她那个班长转学可能是因为有了更适合他的地方,而不是她的错。那晚我一夜没睡,突然担心起洛沫的人身安全。如果哪天姜烁想要做更过分的事,而洛沫不答应,那洛沫会不会也向那个班长一样。

  第二天我就去学校找班主任给洛沫调了班。自从调了班之后,姜烁的暴躁压了下去,再没发生过那样的事。

  那时我竟以为他会慢慢放弃的。没想到他压着暴躁的脾气,直到洛沫高一开学报到的那天,我看到姜烁对着我笑,带着嘲讽和不屑的笑意。

  我便知道我想的太过简单了。他对洛沫的折磨才刚刚开始。

  不出我所料,他们再次成为了同班同学,他对洛沫加倍的折磨从此开始了。”

  “他的内心真的很变态。”

  “大一军训时,有一天晚上他趁着夜色将洛沫拉近树林中,强吻了洛沫,对洛沫上下其手,并扬言洛沫十八岁之日就是成为他女人之时。一向有主见的洛沫当时吓坏了,忙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我强装镇定的说既然他这么说,就说明他不想在犯法的情况下对你有所图谋,只要在这之前想出解决的方法就好。洛沫这才放下心来。

  到如今想来,竟是我间接的害了她。如果那时我不想着抓住那个老贼的把柄,带着洛沫去其它的城市,安静的生活,也许如今的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您不要那么想,如果那个市长是个好人,是个好父亲,那么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所以归根结底,都是市长造的孽。”

  “也许即便那时我和洛沫去了其它的地方,以姜烁的性格也是会找到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妇人泄气的低语着。

  记者五味杂陈的望着妇人,竟说不出话来。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ysaq/23268.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