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主管正文

我就是几年前意识影响新闻联播说话抖音、综艺尴尬、唱片走调的那个人

  事情最初是,大一大二的时候有了苹果手机,宿舍的中国移动cmcc校园网,白天人多网速慢,晚上网速快。于是每天晚上不睡觉,沉迷于用苹果手机上网。每天玩到早上跑早操。每天害困,只有晚饭空6点的时候,回宿舍抓紧补觉。

  每次不管什么时间段,只要宿舍里有同学睡觉,就会有其他同学动员,某某在睡觉呢,咱们不要说话了,会吵醒她。但是一次我回宿舍补觉时,一个舍友就好像嫉妒我的某些方面,又对我的另一些方面看不上,故意站在我的床旁边,非常大声的跟别人讲话,就是你能听出来她语气中特别故意的感觉。我当时特别困,对她感觉很愤怒。我这个人就是,你如果侵犯到我,如果不是故意的,我受到怎样的损害都会选择原谅你。但是如果你是故意的,我就气不过了。

  我当时特别困,又被她搅得没法睡觉,只能闭着眼听她在我旁边讲话。当时她那种非常故意的感觉,非常激怒我。我突然有个想法,想让她说话不顺当。于是我听着她的声音,把她的声音想象成一根线,自己用思想去拨弄那根声线。试了一会儿,居然成功了。她本来气势昂扬的声音,被我影响得声音发抖,说了几次声音都不顺,她的气势也下来了。她的语气中也有自觉奇怪的感觉。我成功的解了气。

  之后跟同学说话时,偶尔会不小心想起,对了,人声音发抖时会很尴尬哎。然后自己心理素质差,想到这种情况,自己的声音就发抖起来。然后就觉得很没有面子,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就想让用自己这个能力,让对方和周围人陪着我一起这样声音发抖。这样的话,大家声音都发抖,就把我给成功隐藏了。大家都各自尴尬、都丢了面子,我的面子就保住了。

  然后这种情况经常性发生,本来是我能控制的、刻意地让对方陪着我二逼一下。慢慢就变成我刚一想到抖音这件事,对方就开始声音发抖。一想到抖音,我听到的附近别人说话的声音就开始发抖。这个能力不受我控制了。

  一次,班里有人演讲,三观不正,但是台下观众都傻傻的什么也不懂,当时觉得特别愤怒,就想用把自己对人的这种意念的影响力,发展成观众思维,去批判这个演讲者。当时正好我坐在后排,于是我看着整个班级的同学们的身影,努力去模仿这个群众场,结果试了试居然成功了。我的思想,变成了集体思想传达了出来,成功地打击了台上的演讲者。从那以后,我的思想就变成了集体思想,无论场合多大,人数规模多多,这个集体思想都会成为那个场合所有人群的集体思想。

  后来慢慢地广播也开始受影响。

  既然产生影响,就只能产生两种,好影响和坏影响。根本就没有维持原状这种影响的存在。

  外面的大小超市、店铺都会放歌。听到歌声,往往会把我对歌曲多年的心得体会传达给歌手、又或是让资质一般的歌手唱出才华惊人的感觉。尤其是后面一点很让我痛苦。所以只有一个选项,就是坏影响。让广播里的歌手唱得走调、还不如普通人的哼唱。

  我的特异功能一开始是通过声音产生影响、后来发展成视觉也产生影响了;一开始是只影响当下,后来发展成影响不同时空,也就是电视节目。

  因为学校军事化管理,每天晚上都要在教室收看《新闻联播》,学生会来回查岗,什么事情都不能做。《新闻联播》的男女主播,被我影响得声音颤抖、失误。全中国最重要的这么一个节目被我影响得这么不正常,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我非常恐惧,精神高度集中,越是试图不胡思乱想,越是往可怕的念头上去想,让他们做出相应的态度,尴尬不断。我只能提心吊胆冒着被扣学分的风险,把耳机从衣服里面塞上去,够到耳朵,再用手遮住,试图用耳机的声音掩盖电视的声音,分散我对电视的注意力,就不会影响到电视。后来次次被学生会检查的学生发现,只能假装闹肚子,《新闻联播》一开始就跑到厕所里。全校的电视都在一齐播放《新闻联播》,声音很大,厕所里也回避不了影响。只能在厕所带着耳机,慢慢熬过去,等《新闻联播》结束。再到后来,实在是各种方法都用尽了,学校管得太严,只能请假,从学校逃回家。关闭所有的门窗,家人因为我也不能看电视、听歌。

  后来我的意念又发展到影响照片。照片里的人会感受到这种集体视线在盯着他,感受到大众思维在对他做出不好的评判,于是照片中的他会做出一系列反应,表情变成不自信、尴尬笑。

  之后我感觉到自己的那个部位时,周围人看到我后的表情反应,就好像我那个部位显现出了性欲、裸体的感觉,让我感觉非常尴尬。于是我更加无法出门,一出门,身上就会发出性欲、裸体的感觉,引人侧目,或是看笑话。

  一次我在路边,身上又向外界发出裸体、性欲的信息,我无法控制,又无处可躲他人的视线,气急败坏,转头看见商店的玻璃窗上贴着Angelababy的美肤海报广告。把痛苦的怒气全都转投到这个海报上,激怒了那头的她,整张照片呈现出了极为明显不像在拍广告的极大的愤怒。

  后来在手机资讯上看到她说之前工作发生很不愉快的事,看拍摄的《跑男》后就觉得一切都值了。就觉得肯定是同一个事情,觉得更对不起她了。

  还有在Anglababy在大陆还不出名时,当时她和好几个人一同在有些乱的地方接受何炅的好像是幕后采访。当时我对她很有好感,因为最初看了电影《花田喜事》,觉得她长得挺漂亮的,立刻搜了演员表记下了这个人,又搜了她之前拍摄的很多照片,很喜欢她。在那个采访中,发现她很不受重视,何炅一直在采访其他大腕,就觉得很想支持,同样是双鱼座的她,让她火起来。然后我就想,如果我是她,出现这种情况,我的上升星座是狮子座,我不会允许自己如此被忽略、轻视的。我一定会在角落提高音量,把自己高高的尊严展示出来,抬高身份,用大家闺秀、众人焦点、有魅力的语气场说话。于是我盯着Angelababy,把我想用的那种语气场的感觉,传达给她。紧接着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就做出这个我传达给她的这种姿态,众人被她一惊,立刻关注起她这个焦点。

  事后新闻采访熊黛林,她也用这种语气场说话,而且是一种熟惯了的状态,增加了她的魅力值。我在观看她说话时想,她这是学的angelababy啊。她接着表现出了一丝对自己这种语气的不屑。说明身为同行嫩模,她也在关注Angelababy的这次访谈,学习了她的这个语气场。那一丝不屑仿佛是她在传达,这种语气场谁都可以用,不是Angelababy的专利,她不是抄她的,也不屑抄她的。

  还有韩寒坐客曹可凡访谈节目,一直是意气风发、桀骜不驯的青年才俊的很不错的态度。我没有看过他的书,对他没有再多的了解。然后突然就产生一种想法,盯着屏幕中他的表情,对他“说”,你的表情马上就要撑不住了,下一秒你就会人设崩塌,当场惨烈破功。除非你主动讨好亲近的低姿态对曹可凡。并把这种低姿态的感觉传达给那头的韩寒。然后他维持几秒自己一贯的状态后,便突然一下很突兀地表现了我上面提及的态度。当时摄影机只对着他一个人,看不到曹可凡的脸,但是通过韩寒尴尬的反应。曹可凡应该是表现出了大为不解、跌破眼镜、轻视蔑视的态度。

  后来在网上看到韩寒妻子,打着雨伞送他去上班的照片。照片中的状态,韩寒整个人怂到不行,还略社恐、怕被看到的样子。感觉他是被那次访谈伤到了自信心,还略有怕什么人通过意识邪术害他,就表现出认怂、低调的状态好让歹人偃旗息鼓。

  后来看到头条照片,郭敬明在颁奖台上领奖,表现出了与以往不太有自信不同的姿态。一副大为不解、感到莫名奇妙、又轻视的表情,以及以此得到的自信的态度。以后每次出镜都是这副自信脸。

  说明郭敬明有关注韩寒的这次访谈,同曹可凡是同样的反应。作为一个缺乏自信的公众人物,他用这种通过看到别人笑话,产生的自信感,找到了一种合适的出镜态度。

  还有大冰主持的一次节目,好像是《歌声传奇》。邀请了很多明星,有大张伟、黄健翔,记不清还有谁了。整场节目我抑制不住我的脑子,让这几个明星很尴尬,尤其大张伟和黄健翔受挫受影响最厉害。大张伟从此丧失了之前的娱乐劲头,一副跟节目中一样的无姿态、颓废没自信的样子。黄健翔也是再也找不到公众人物的正确的姿态,整场尴尬至极。一个明星在镜头前失态,很难再回复到以前的正常姿态。

  还有释小龙、郝邵文坐客《康熙来了》,还有好几期,我害他们全程嗓音发抖,气氛尴尬。小s要靠集中自己的精力来回避尴尬的情况。而蔡康永要靠假笑来缓解尴尬气氛。大家都要强撑继续下去。

  还有成龙电影《十二生肖》在《超级访问》做宣传,集体尴尬,里面只有张蓝心表现不受我影响,表现出色。还有一次几位女明星做活动,里面只有戚薇不受影响。还有《中国娱乐报道》两位主持人,只有刘同表现不出受影响。这几位全是水象星座,我猜想可能与水象星座擅长思考,比较习惯受自己大脑念头影响,而不是外界影响的缘故。

  还有每年的春晚,因为我的特异功能,我都没法看。但是有一次过完年很久了,我坐长途汽车,车上的电视上在回放那一年的春晚。电视上李咏、朱军、董卿等四个主持人在轮流致贺词。因为当时我正好看了网上李咏和朱军之间闹矛盾的新闻,内容大致是曾经春晚倒计时主持人致辞说完了,就等12点钟声了,主持人面临干站着的尴尬局面,于是李咏开始圆场,拖延时间。结果马上就到12点倒计时了,李咏还在絮絮叨叨,于是朱军生硬地打断李咏的讲话,开始迎接钟声。到了后台,李咏和朱军闹了矛盾。李咏说朱军太不给他面子了,接话也不过渡一下,直接就无视他。当时舆论矛头是指向朱军的。

  于是在长途汽车上,回放春晚的时候,四个主持人轮流说话,每次到了朱军,我的脑子就忍不住想到朱军的不是,结果造成的影响就是,电视那头现场感受到的集体意念都是我的这个意念,现场观众感受到这种负面思想,全场静默。于是四个主持每每轮到朱军,现场气氛都会一下变成全场冷静默。这么全国性的节目,对朱军造成的个人伤害可想而知。当时我的耳机坏了一头,我拼命把坏的那一头往耳朵里捅,试图让自己听不见电视的声音,但是电视的声音太大了。这种难熬的痛苦和事后的永久的内疚感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过了不久,在网络头条上看到朱军在候机室等飞机的照片。照片上朱军始终是一副社会恐惧症、如坐针毡的状态。一旁的老大爷很尊敬地同他对话,他仍然很没有自信地对答。我就知道了这是他春晚受到了影响,认为全国人民都排斥反感他,让他面对公众时失去了最起码的自信。

  还有一次在网上看到刘诗诗跟霍建华在古装剧拍摄间隙的照片。霍建华拿着零食问刘诗诗吃不吃,刘诗诗摆摆手说不吃,然后不接他的搭话,跟助理开心聊天。霍建华被无视,在一旁看刘诗诗对他表现出的反感,霍建华表情心虚、惹人厌。因为刘诗诗跟我同样是双鱼座,我对她也很有好感,我感觉双鱼座的刘诗诗不会轻易排斥明星霍建华的,看双方的表情,霍建华应该对刘诗诗做了什么非常过分的事,招来了刘诗诗极大的反感。然后又联想到霍建华的一些负面新闻、招妓什么的。就对霍建华产生了反感。

  之后霍建华拍一档古装片,微博上放出了为这个电视剧拍的个人定妆海报6张。每一张都十分俊美,他的姿态都十分能找到古装美男子的唯美气质。但是当时我就想这么垃圾的一个人,表现得这么俊美,这是要大火的局势啊。这也太没有天理、公道了吧。于是我盯着照片,把他的举止、表情看成伪善、做作、邪恶的样子。于是照片里,他也不由自主地随着这种感觉走,而且愈发夸张,于是全部6张照片居然拍成了一副反派人物神情邪恶版的海报。

  照片变了之后,微博上开始发起了对霍建华为人的质疑,他之前招妓的新闻又被重提炒热。之后霍建华出镜一直都是一副十分不自然僵硬的严肃、心情很差的样子。觉得应该是他俊美的照片,莫名奇妙被变出一副恶人、小人的姿态,让他很受伤害。

  还有有一次在网上看到范冰冰的一张海报,穿着白色的裙子。我当时没做好心理准备,就看到了这张照片,然后不仔细看,整个照片洁白的颜色、还有漂亮的头发、漂亮的公主裙,让我产生了美好纯洁的感觉,然后照片那头的范冰冰接收到我眼睛对她周身的反馈,于是复制了那种美好纯洁的感觉。这种根本不会出现在范公交这种女人身上的气质,被她学习到了。之后看到有网友对她的评论,范冰冰怎么越来越漂亮了,没有道理啊。

  我说过了,每次看明星面对什么状况时,我都会习惯性考虑如果是我,我会如何高姿态地处理。就好像如果将来我当了明星,如何救场的提前应对准备一样。文章出轨姚笛后,网上看到姚笛事后拍新剧的剧照。因为她同样是双鱼座,我就下意识想,如果双鱼座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应对,我就想既然是道德问题、还面临着女人之间的竞争,应该就只能表现出良善无欺没心眼、同时又美好纯洁的样子吧。看着她的新剧照,我把这种感觉传递给她,于是照片那头的她,由之前的平凡无奇变成了我传递给她的感觉、美好纯洁。之后新闻上她在某档婚恋节目上做嘉宾,她还是带着这种状态,用这种脸面对公众。当时底下的评论就有一条,这算什么事啊,婊子还立牌坊了,请小三当婚恋节目嘉宾。然后我就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当时给她传递这种感觉时,完全是下意识。我的下意识没有意识到她当小三这种恶心的行为是绝不应支持的。当时只是把双鱼座女明星当成我自己一样支持的下意识。

  还有很多欧美大牌明星、欧美广告,被我看后,受到我发出的“集体思想”的影响,感受到被公众评判,呈现出十分不自然的表情、十分出戏、跳脱。明明十分完整完美的气场表现,被这种最被他们信任的假公众思想影响后,呈现了十分低端、大众的败笔。自从欧美明星的各种照片被我影响后,我国的明星、大众,也开始有样学样地模仿出一些神色。因为当高端一旦破功,表现出不应存在的劣态时,大家就会认为原来高端骨子里是低等。既然低等人都能如此高端,那谁都有这种“信”,自己也可以模仿到位。

  无论是多么有气场的大牌人物,尤其是明星中那些最懂拿捏的明星,他们最信赖大众思想,所以最受我这种集体思维的干扰。

  还有当我这边的集体思想,发出很不正的念头时,何炅等很多明星表现出对摄影组的高度怀疑、防范,对自身安全的担心。谢霆锋等明星表现出喊镜头后面的拍摄人员、叫停拍摄的举动。

  还有上网时,各种网友的自拍头像被我影响,明明很正常的照片,被我影响后反应出不自然的表情,这种失败的照片,应该删除,却被自己当场拍下,还传到网上成为了头像。记得后来在网上看到有网友说,自拍时明明不想按拍照键,却被某种力量驱使着,完成拍摄行为。

  去超市买东西时,播放的音乐被我影响得声音颤抖、或是像私下哼唱,应该下架重录,不应该在公众视听里播放了,却还在各超市播放着,一遍又一遍。甚至负责播放的员工,都会表情诧异地检查自己的手机,好像在疑惑是不是播的不是原唱,确认是原唱后放下手机,十分不解。

  无论是照片还是影视节目,被我影响后,成为了失败的拍摄了,明明应该当场中止、剪掉这些ng影像、重新拍摄。却继续拍摄下去,把带有ng镜头的成品发行给公众。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些工作人员无视这些ng镜头。我猜测,或许是像那个网友说的,被某种力量驱使下完成这些行为。或许当他们想再继续重拍时,或许机器不能正常运转,只能发这些失败的ng镜头完成任务。

  还有多年后重看《千机变》时,当时陈冠希刚住进废弃教堂时,几年前看这个电影时,镜头明明一直是冷酷无情、面无表情。这么多年过去,重新再看时,当时我脑子忍不住乱想,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想:下一秒你的脸就会绷不住了!马上要浮现傻逼的笑容了!除非你现在自救,主动过渡出正常的笑意。于是镜头那边的他,维持了不过两秒,便展现了表示对教堂满意的笑容,跟电影之前演的面无表情不再一样。

  还有用电脑看《人在囧途》,本来幽默很在状态的陈峥,被我影响的只能靠烦躁催促的方式硬撑。我看不下去只得停止播放。

  饿了么用科比当代言人,本来很棒的选择,可以用科比的知名度,提高饿了么的档次。结果我在看科比的这张照片时,大脑忍不住飘过“我在看一个傻逼”这样的念头。然后那头的科比就感受到了这个“公众思想”。他表现出非常信赖、无条件顺从公众思想的样子。丝毫不怀疑这种“公众”的对错,做出相符合的傻逼的笑容。结果这张照片非常影响他的形象。很快饿了么app科比的照片就被拿下来了。

  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美明星或政界人士,尤其我发现美国的政界人士,都极度信任“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所以反而越得体的人,越容易“上这个当”,被这个虚假的“公众目光”动摇影响。

  还有之前我被对门邻居吓到每天极度恐惧,打开外卖app,忘了是百度外卖,还是美团外卖。里面跳出来的代言人angelababy被我的情绪吓到,受我情绪感染,立即呈现出出道前上唇突出、过长的牙套嘴。

  2012年大选奥巴马和罗姆尼辩论。因为我学的英语同声传译专业,老师在多媒体教室,给我们播放大选录像。我躲不过,只好看下去。当时我只知道罗姆尼是跟我一样的双鱼座,看起来不错的样子,所以看辩论时,有支持他的念头。

  于是我让奥巴马说话不利索。他也只能用一招,就是拖长音嗯enenenenen,来调整。作为一个成熟老练的总统备选人,你搜视频就可以看到,非常不正常。罗姆尼也对奥巴马反常低能的表现很不解。

  但是即便如此,奥巴马还是赢了大选。所以,我只能影响他们的表现、氛围、表情、心理素质,这些表面的东西。至于他人骨子里坚定的想法,我是不可能动摇的。就好像我不可能让你去死,你就真的会想去死,你又不是傻子。

  尤其这几年,2016、2017、2018、2019,没有敢再看电视、视频、有人的照片。只有偶尔手机客户端的广告突然跳出来、猝不及防的时候等等。所以这几年的明星、影视,肯定安然无事、不受影响。

  从小到大,看过无数老照片、影视、音乐。历史上和当代,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即便是我现在影响了过去的音乐,儿时的我也没有听过那些音乐被改变。好像我的特异功能对世界的影响,是前无古人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特殊。

  我现在已经很多年避免看电视、照片、听音乐了。大家需要我打开新闻联播证明一下吗?

  大家可以对我的帖子做出回应吗?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ysaq/23909.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