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代理正文

戊申读东周第四八期——申生之死

  戊申读东周第四八期——申生之死

  申生之死是一个历史性悲剧,他身上所表现的孝和义,酷似当年卫宣公之太子汲,忠孝之人往往死于奸小之手,太子汲死于蛇朔,申生死于骊姬。

  话说晋献公建二军,自领上军,世子申生将下军,率领大夫赵夙、毕万进攻狄、霍、魏三国,大获全胜,占有三国之地。申生之功越高,骊姬忌之越甚,而阴谋越深且毒。太卜郭偃曾预言,晋国十年之内必然致乱,骊姬杀申生用了十年,走了十步棋,终于逼死申生,为自己的儿子奚齐争得储君之位。下面,戊申说说骊姬这十步棋都是怎么走的。

  一:密谋优施。晋献公听信“二五”的话,分散三公子到边城以后,渐渐疏远世子申生,而对奚齐愈加亲爱。骊姬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的儿子终于独宠于国君,忧的是申生无过,将兵有功,无机可趁。

  于是,骊姬叫来她的姘头优施,问以废掉申生改立奚齐之策。优施不单单是个偷情的小白脸,他还是个很有见识的偷情的小白脸,同时,他又是世子申生的知己,可谓知之甚深。优施指出,三公子势众,即使申生不立,还有重耳夷吾,因此,必须将三公子全部除掉,奚齐才有机会为嗣,而三人之中,首先要除掉的就是申生。优施说申生有两大特点,仁慈,精洁。仁慈就是心地好,心地好的人喜欢把错误归于自己,不喜欢把错误归于别人,喜欢自我批评,不喜欢批评别人。精洁就是清高,自视甚高,有高尚的节操,这种人不容许自己的身上有污点,如果有污点,他们宁可死。在君子眼中,申生无疑是个贤者,他身上有大大的优点,可在小人眼中,比如骊姬和优施,申生的优点就变成了缺点,他们可以利用的缺点,他们可以下手的凭借,事情成功他们上上大吉,万一失败,申生也不会计较,他们没有损失。优施和骊姬之所以敢于对申生下手,正是看准了申生的心理,十分明确他们之间的关系,这就有点儿像今天的老太太讹年轻人,讹上了可以敲一笔,讹不上也没关系,啥事没有。鉴于申生的性格,优施建议骊姬多吹枕头风,就是说坏话,胡说,诬陷,捏造都可以,因为晋献公十分了解申生的为人,想说他的坏话很不容易,必须锲而不舍,多说,巧说,一直说到晋献公相信为止。

  二:蛊惑献公。骊姬听从优施的建议,开始在晋献公面前中伤申生,采用的手段多种多样,无中生有,颠倒黑白,贼喊捉贼,反正就是极力往申生身上泼脏水。诡诸本来是不信的,架不住骊姬不停的说,一次,两次,三次……再加上诡诸同学成了老糊涂,吃屁不知道香臭,分不清是非曲直善恶忠奸,对申生越来越不满。晋献公对世子申生态度的转变,骊姬起了很坏的作用,当然,在骊姬来说,这显然是相当成功的。

  三:申生伐狄。骊姬蛊惑晋献公,说申生在曲沃很得民心,必有异谋,所谓异谋,就是弑君夺位。当时,赤狄皋落氏经常侵扰晋国,骊姬献上毒计,要晋献公派申生带兵伐狄,如果兵败,正好问罪,如果成功,则说明申生果然很有本事,不但得民心,而且会用兵,必有异志。就这种屁话,晋献公居然相信,真的派申生攻打皋落部。如果真是军事用兵,那也就算了,关键是此次用兵动机不良,兵败问罪尚有可原,成功问罪真正无法理解,这也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吧。当然,朝中也有人出来说话,他就是戊申前面提到过的里克,里克是世子申生的师傅,申生有两个师傅,大师傅杜原款,二师傅就是里克。

  论权谋,十个里克也不是骊姬的对手,估计他并不知道派申生将兵的真正目的。但里克身为国家重臣,从大局出发,以正言进谏晋献公,提出——太子,君之贰也。就是说,太子或世子相当于第二个国君,是不能轻易离开国都的,国君出则太子监国,平时待在国君身边,问候起居听取教诲,这才是世子储君应该做的事。之前让太子远镇曲沃已经不对了,现在怎么能再派世子领兵打仗呢?晋献公说,申生带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什么关系。里克说,以前带兵那都是跟在你身边的,那是随君出征,这次要他单独带兵,那怎么一样。晋献公固执己见,不听里克之言。

  里克没办法,就把这件事告诉狐突,狐突是狐毛和狐偃的父亲,是个老江湖、老狐狸,他一眼就看出申生将兵的危险和骊姬的险恶用心,赶紧写信给申生,劝他不要带兵,赶快逃跑为上。申生何尝不知道晋献公的用心,所谓用兵不过是一次测验,自己考不及格和一百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在得到狐突的书信后,他不愿逃走,前面已经交代过,申生仁慈而精洁,是位谦谦君子,他不愿落得一个违上抗命的骂名,与其这样,宁愿战死沙场,博得一个为国捐躯的美名。因此,虽然申生知道前途未卜,仍然奉命出征,结果大胜皋落氏,取得稷桑大捷。

  也许是晋献公还没有糊涂透顶,也许诡诸还念着一点儿父子之情,也许是申生太过完美而无从下手,稷桑大捷后,申生并没有受到晋献公的处罚,当然,骊姬并未就此罢手。

  四:申生伐虢。晋国南边有两个国家,虞国和虢国,两国都是姬姓公爵,唇齿相依,和晋国接壤。虢公丑骄傲自大喜欢用兵,经常侵扰晋国边境,晋献公就想讨伐虢国。骊姬借此大做文章,建议晋献公派申生伐虢。当然,骊姬可不是为了什么军国大事,他对申生的政策从未改变,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整倒他,申生伐虢,输了挨罚,赢了遭忌,不是啥好事。晋献公本来答应了,但他也有顾忌,他倒不怕申生打输了,反怕申生赢了,军功威信太大,更加难以制约,因此最终没有派申生伐虢。晋献公假途灭虢的故事也非常精彩,戊申后面会有专门讲述。

  五:拉拢荀息。晋国假途灭虢之后,伐虢主将里克功高无比,这对骊姬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因为里克是世子申生的师傅,是世子一党的人,里克的强大显然阻碍了骊姬废嗣立子的进程。为此骊姬很心焦,又找来自己的姘头兼军师优施,问以对策。优施说,满朝文武,能与里克相抗衡的只有荀息,假途灭虢,功在里克,谋在荀息,荀息之功不在里克之下,荀息之智更远在里克之上。因此,只要把荀息拉下水,里克不足虑也。骊姬因请晋献公拜荀息为奚齐、卓子之师,荀息正直君子,不知是骊姬之计,欣然答应。可叹荀息以一人之智而灭虞、虢二国,却堕入骊姬之党,真是可惜可悲。

  六:中立里克。拿下荀息之后,里克成为骊姬唯一的眼中之钉、肉中之刺,又如喉中之梗,不吐不快。优施分析,里克这个人也有两个特点,一是多疑,二是好饮,多疑则顾虑多决断少,好饮则易亲近难自清。于是,骊姬给了优施几瓶路易十三,准备了一只烤全羊,优施借机邀请里克喝酒,里克很爽快就答应了。席间,优施唱了一首歌叫《暇豫》,歌词为:暇豫之吾吾兮,不如乌乌。众皆集于菀兮,尔独于枯。菀何荣且茂兮?枯招斧柯!斧柯行及兮,奈尔枯何!里克不知何意,问以菀枯所指。优施说,其母为夫人,其子将为君,本深枝茂,众鸟依托,所谓菀也。其母已死,其子又得,祸害将及,本摇叶落,鸟无所栖,斯为枯矣。说完,优施就起身告辞了。

  优施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跟着奚齐混,吃香的喝辣的,跟着申生混,连屎都没得吃。里克当然知道优施的意思,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食不甘味,辗转反侧,夜不成眠。到了半夜,实在睡不下去,叫人连夜把优施叫来,要问个清楚。优施多聪明,知道鱼儿已上钩。废话就不多讲了,优施到了里克家里说的最关键的一句话就是——君将杀太子而立奚齐。其实此时晋献公还没有这个心思,优施属于假传圣旨,即使到后来诡诸起了杀子之心,那也全都是骊姬和优施暗中鼓捣的结果,而且,优施很巧妙的把罪魁祸首骊姬隐藏起来,真正要杀申生的并不是晋献公啊,而是骊姬。在优施迷雾重重的话语面前,里克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觉得很为难,自己一方面是晋献公的臣子,另一方面又是申生的师傅,助子抗君则不忠,助君杀子则不义,怎么做都不对。最后,里克决定中立,优施说行,中立也足以自保。里克中立对骊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一位重臣只要不帮对手,那对自己就大大的有利。

  那么,里克中立的决定对不对呢?肯定不对,大大的不对,那就相当于你一个朝廷重臣看着国家陷入动乱而不管不顾,这是什么重臣,糊涂蛋嘛。里克虽然做了决定,心里还是不得劲儿,不知道对不对,优施对他的分析真的是很到位,多疑而少决。优施走后,里克也没睡觉,挨到天明,前去拜见大夫丕郑,告以中立之言。丕郑是个很有政治智慧的人,叹说,你糊涂啊,怎么能说中立呢?那不是火上浇油吗?不管优施说的话是真是假,你都当它是假的,不信,既然不信,也就无所谓帮谁,更无所谓忠义之嫌。对方看你态度不明朗,肯定不敢胡作非为,你再相机行事,多给太子说好话,局势扭转也未可知。现在你说中立,太子危矣。里克捶胸顿足,只恨没有先和丕郑商量,无奈中立之言已出,只得在回去途中诈称坠车伤足,称病不朝。优施之谋得逞矣。

  七:伪招蜂蝶。这是骊姬谮(读音:Zen去声)杀太子申生的又一个诡计,所谓谮,就是进谗言,说坏话,而且基本上都是无中生有的坏话。骊姬给晋献公说,你把太子从曲沃叫过来,我跟他联络联络感情,以缓和你们父子关系。这当然是屁话,可诡诸毫不怀疑,派人把申生叫到绛城。骊姬在宫中设宴款待申生,一切都非常正常。席散之后,到了晚上,骊姬开始发枕头疯,说申生在宴席上调戏她,而且把调戏的由头都想好了。骊姬是这么说的,申生的母亲齐姜本来是晋武公——也就是申生的爷爷的妾,晋武公老了不中用了,晋献公就把齐姜接手,生了申生。骊姬就诬陷申生说晋献公百年之后,他要接手骊姬,由此而生调戏之心。骊姬为了把罪名坐实,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约晋献公来日自己察看。

  第二天,骊姬邀申生同游花苑,事先把蜂蜜抹在头发上,结果蜂蝶纷飞,骊姬要申生为她驱赶蜂蝶。申生中正之人,不知是计,就挥起衣袖帮骊姬赶蜂。晋献公远远望见,以为真有调戏之事,大怒,欲杀申生。骊姬又故作好人,劝献公不能此时杀申生,外人会以为是她设计杀的,她不想落恶名,申生因此逃过一劫。骊姬真的怕留恶名?绝不是,她在晋国的名声一直不太好。只不过她知道时机不到,调戏一事不足以钉死申生,只要激起晋献公的杀心足矣。

  八:毒胙之冤。有一次,晋献公到翟桓田猎,骊姬再生毒计,派人告诉申生说君上梦见齐姜没吃的,饿肚子,必须赶快祭祀,也就是烧纸儿。齐姜是申生的母亲,不敢怠慢,赶快烧纸儿,完了以后把祭祀用的胙肉献给晋献公吃。古时,祭祀烧纸儿用的肉叫胙肉,胙肉也称为福气,只有尊贵的人和有功之人才能享用。申生献胙肉,表示对晋献公的尊重和敬爱。当然,这一切全都在骊姬的算计之内,申生并不知情。胙肉到了宫里,晋献公田猎还没有回来,骊姬趁机下手,在酒里和肉里下毒。六日后,献公回宫,骊姬说申生献来了胙肉,献公欲吃,骊姬又说试肉,一试之下,肉有剧毒,狗吃狗死,人吃人亡。晋献公大怒,骊姬在旁边假情假意煽风点火,诡诸终于决心杀掉申生。

  九:申生自缢。毒胙事件之后,申生弑君罪名已成,晋献公杀子之心已定,遂召开朝议,征伐申生。当时大臣们中,只有狐突、里克、丕郑三人称病不出,其余人等毕集朝堂。晋献公将申生弑君逆谋公之于众,群臣知道晋献公和骊姬蓄谋已久,没人敢说话。遂命东关五为将,梁五为副将,率车二百乘伐曲沃。大夫狐突虽然闭门不出,但派人时刻关注朝局,听闻二五出兵,心知定是讨伐曲沃,急忙叫人密报太子申生。申生与太傅杜原款商议,杜原款提出两条建议。

  第一条:写状子鸣冤。因为胙肉已经在宫中停留六天,肯定有人做手脚,傻子都想得到。只要申生鸣冤,朝中肯定有人说话。杜原款的这个建议是可行的,这明显就是个冤假错案嘛,只要报上去,肯定会翻案。申生不同意。理由有三条,1.骊姬是晋献公的宠妃,非骊姬吃不饱、睡不好。申生对目前的态势非常清楚,对骊姬的认识也很清楚,她是晋国上下最得宠的人,晋献公离了她就不能过。而且,毒胙事件明显是骊姬所为,自己怎么能够和父亲最宠爱的人作对呢?2.就算按杜原款说的写状子鸣冤,也不一定能够洗清冤屈,如果鸣而不冤,那不是罪上加罪吗。3.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沉冤得雪,毒胙事件和自己没有关系,必然要牵扯到骊姬,君上很可能会袒护她,不仅不能治罪,而且又伤了君上之心,何必呢?因此申生宁愿自己死,也不愿鸣冤。

  第二条:弃宠求广土而窜伏焉。这是《左传》上杜原款对申生说的原话,弃宠就是放弃宠幸、尊位、特权,其实申生这时候没有任何宠幸可言,他已经被骊姬怼到赐死的地步了,还有什么宠幸,尊位、特权倒是有一点儿。求广土就是寻求更广阔的空间土地,不要局限于一国之地。窜就是跑。伏就是藏起来。整句话的意思就是,别待在晋国了,跑吧。申生不愿跑,又有三条理由。1.仁不恶君。一个怀有仁爱之心的人,是不会让他的主君蒙受恶名的。如果逃到国外,那不是显得国君不够英明吗,居然跑到别国去生活,看来晋国不咋地。晋献公要赐死申生,申生仍不愿他爹受世人非议。2.智不重困。一个有智慧的人,是不会让自己陷入双重的困境的。现在的情况是在国内蒙受弑君之名,这是第一重困境,如果跑到国外,会凸显国君的恶名,见笑于诸侯,这就是第二重困境了。内困于父母,外困于诸侯,怎么能这样做呢?3.勇不逃死。一个勇敢的人,是不会逃避死亡的。逃跑就是逃避死亡,不能这样做。

  于是,杜原款的两条正确建议都被申生否决了,不上诉反映了他的仁慈,不逃跑反映了他的精洁,与优施对他的分析完全一致,最后,申生上吊自杀。与其说申生是被骊姬谮杀,倒不如说他是死在自己的性情之下。所谓性格左右命运,气度影响格局,申生的性格和气度决定了他的悲剧。

  十:原款捐躯。申生自杀之后,东关五把杜原款抓回去,报说申生畏罪自杀。晋献公要杜原款交代申生弑君之事,杜原款大呼冤枉,被骊姬使力士锤杀。至此,申生一事告一段落。

  申生虽死,申生之义犹在。今人多说申生迂腐,恰如卫之太子汲,二人都是死不背义之典型。便宜从事者多,执着死节有何不可。戊申是很同情和佩服申生的,晋人的同情之心更远胜于我,骊姬之乱的第一阶段结束了,但即使是心机如渊的骊姬,最后也免不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命运,这个戊申以后细讲。

  话说骊姬怂恿晋献公派世子申生前去伐虢,献公未准,究竟派了谁去?请继续关注戊申读东周系列——假途灭虢。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yshs/23172.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