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代理正文

[短篇]你走后,我说TE AMO

admin 信无双2代理 2021-11-26 09:02:53 7 0 短篇AMO

你走后,我说TE AMO(西班牙语,“我爱你”之意)

  文/暗蓝

  1

  我抬头看天

  却活生生地看见你的脸

  我记得我一直没有说过——我爱你!

  宜轩走的那天下午,我一直坐在阳台上看天。看到了什么我并不很确定,或者有安静的云朵轻轻流淌,在地上留下隐约阴影;或者有风呼啦呼啦,大肆勾引我的萝蔓纱帘……总之我不记得这些细碎的内容了。记忆就如同我那张坏掉的恩雅CD有时嘎然而止,呈现出瞬间空白。

  这段空白应该是两个小时27分钟,因为在宜轩的足音消失在楼道上的时候,我开始播《杯酒人生》这部电影,等我起身我却看见屏幕上已是一片黑底白字,也已听到暗哑的篇尾音乐。

  电影兀自地播完了,唯一的观众却在阳台的白色藤椅上失去记忆!

  我关掉电视,复又看天,神情专注,以至于我把整个碧蓝的天幕看得潮湿暧昧,阳光如水样忧伤地流入眼睛。

  那段时间,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一枚粗糙的玛雅手镯,一个送我手镯的男人,以及理想中一场盛大的幸福。我爱着的男人宜轩,他又去了遥远的墨西哥城,不,应该说是回归了墨西哥城。

  2

  抚摩它就如同抚摩记忆

  痛如花纹

  深刻 粗糙 锐利

  宜轩送过我一只美丽的玛雅手镯,她有个可爱的名字——爱念豆。传说在奇幻幽远的玛雅世纪,捧一颗生长在比金字塔更高的高处的爱念豆,爱便可永远荡气回肠地萦绕,生生不息。

  心血来潮的那天,宜轩驱车六小时去月亮金字塔的下面,一气买了三个这样的手镯。他要把它们送给在他生命中至为重要的三个女人。年迈的姥姥,慈爱的妈妈和我!

  大半年以后,宜轩把爱念豆套在我白皙的左手腕上,他如神般虔诚,端详它如同端详我的眼睛,亲吻它如同亲吻我的唇。那一刻,我发誓我要爱上整个世界。

  我在宜轩不在我身边的深夜里抚摩它的花纹,那些诡异却单纯的图腾,我不懂。我只是盲目地盲目地爱它,就如同信仰爱情这个天时地利的迷信般。有时候我躺在床上把它放在我的唇边,短暂地睡过去,醒来唇间一片清凉,仿佛它是一朵开着宜轩的花,我从中依稀嗅出他的味道。

  如今,它不见了!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腕,依旧白皙却憔悴,那一刻,我恨不能瞬间老去,这样便无力再去回想前情旧事!

  但我依然能时不时地想起它来。蜿蜒如藤的纹路,似蛇非蛇,似鱼非鱼,看上去沧桑不堪,或者只是隐藏着我看不透的玄疑,也未尝可知。

  3

  我的生活原本如此寂静

  因你

  有过片刻的喧嚣

  爱情邂逅之地有个荒唐的名字——BBS。那里很热闹,实则荒凉,风沙漫漫,寸草不生。

  我是里面寂寞矫情的妖精。我鄢视媚行、黛眼如丝,挥挥水袖便让人柔肠百折,一扎扎的男ID因我的热烈而燃烧地来,当然他们也会因我的冰冻的冷漠无声无息地散去。时光漫长,三千年一个漫长的打坐,手心里都有了苍老的痕迹,我始终捕捉不到游离的魂魄,直到有一天宜轩出现。

  我亦知,他已在我身后默默地静立良久,不然如何看穿一个妖精眼底几千年的寂寞?

  他说:宝贝,你只是爱闹!我不要你做妖,我只要让你做我爱的女子!

  凝神片刻,我的眼里便渗出泪来,恨不得在翻山倒海的人潮里对他喊:亲爱的,原来你也在这里!

  红尘寂寂,我们策马扬鞭所寻求的也只不过是一片心灵栖息的宁静之所,而宜轩他隔着大半个地球的山山水水,也能一眼看穿我心里的黑洞,而且目光灼灼,直抵人心。

  4

  宝贝,你在我的心窝里安睡吧!

  我会忍住不吻醒你!

  宝贝,宝贝,宝贝……滥俗的称呼,我们却把它叫得生机勃勃,简简单单的幸福,想想却觉得奢华。宜轩说:宝贝,你知道吗?我时常望着墨西哥城的灰色天空独自笑起来,那时我一定是在想你

  我笑,我就是不告诉他其实我也一样,广州的天空已经快被我看穿了。望穿秋水原来是这样的。

  我已在博客里絮絮叨叨地写:宜轩,我的宝贝,广州人那么多,不知为什么我却始终觉得孤单。《东爱》里的莉香说得对,她说在人多的地方你也觉得寂寞那是因为那个特定的人不在你身边!是的,对于我而言,广州是一个庞大的空城,我独自在里面逗留寻欢,常常怕遗失了自己。宝贝,如果你也怕丢失我,那就把我放入你的口袋带走吧,只是一定要记得在口袋里装上好看而甜糯的糖果……

  那些淡淡忧伤的文字,我把它藏在文字的深处,宜轩他看不到,他自然不知道我想要得更多。

  他只是温和淡定地说想我,每天晚上喝一杯卡布其诺然后陪我到墨西哥时间凌晨两点才恋恋地睡去。

  有的话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破。我们小心翼翼地维系着淡薄飘忽的感情!玻璃样的,多美呀!只是不可靠太近,而且需贴上标签:易碎,小心轻放!

  5

  你是我空虚的仰望

  可我仍希望触摸真实

  并未刻意奢求能见到宜轩,可是很随意地,却有机会。我心理忐忑,不知道见面的话究竟是开始还是结局,不知道是破碎还是圆满。

  见到宜轩的时节是广州的春末夏初,灼灼的阳光一寸寸地从地上热过去。这个城市每年几度的国际性交易会又不厌其烦地开起来。宜轩代表上海分公司从墨西哥城赶回来。这是他花了很大力气争取而来的回国机会。

  他在我们办公大楼底下等我。我跻着鞋跑下去,一向邋遢的坏习惯一览无余。长时间的端坐让我如困洞穴,门外的阳光太张扬,以至于刺痛了我的眼。我在短暂的晕眩之后见到他。

  时光无声流过,日光却徒然凝固。

  我的宜轩他站在小书摊前一边翻我做的杂志,一边时不时地抬头搜寻。他的脸上笑容如此安静,如同好梦一场。

  我站在他眼皮底下对着他笑。听他说:“我终于看到你做的书了!宝贝。”句末,我见到他的上唇和下唇轻轻触碰了两下。“宝贝”,他居然真的叫我宝贝!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6

  我坐在原地

  一边细数手掌纹路

  一边等你

  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与第一次见面只隔了29个小时。29个小时之后的我们却觉得已经相识了几辈子。当他的眼睛看进我的明眸,我便仿佛看到前世的香纬里“春宵三更暖,红烛昏罗帐”;他用手轻轻扶弄我倔强的发,我便恍惚走进静好的晨光里,他端然在铜镜前在我的云鬓贴花黄……

  明明初相识,却似故人归!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但因我并非婉约的女子!

  我拽着他去看珠江边的夜景,凉风沐沐,远处有夜游艇喧哗,灯火明明灭灭,整条堤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我倚在厚实的石栏上傻傻看他,笑着念:“水宜云轩风静好,朱颜绿蜡空寂寥!”身后一江水色,相映成碧。我从宜轩的眼睛里看到一片春光旖旎,荡漾无声……

  他把我抱在怀里,贴着我的耳朵说:宝贝,我们要在一起!

  我仿佛一根绿蜡在清寂的佛前被火光燃亮,热烈而温软。我用力地搂住他的脖子,放肆地咬他的唇,心里纠缠不休的柔情,逼得自己眼眶里潮水涌动。

  一刹那的意乱情迷,一辈子都难再寻觅,只怕无限春光来不及,一览无遗!

  7

  有些事情

  可以心甘情愿

  七日过后,宜轩离开广州城。

  他来时,楼下的木棉红开得红火热烈,燃烧尽整个春天的幽思,那么肆意地绽放,我总觉得它们开得太多用力,以至于害怕它们到最后都会一朵一朵膨膨然胀裂;他去时,木棉树上已经有了微微的飞絮,翩翩然翩翩然坠落,比爱情的姿势更缠绵。只不过几日的光景!

  他走后我渐渐喜欢上一首歌,断断续续地听了几百遍:回忆是一辈子,我在你心里住过一阵子,不要你什么,只要你记得,我曾是你最依偎的那一个……

  两日后宜轩到达墨西哥城,他在MSN里对我说:宝贝,TE AMO!你要等我回去,我们要在一起。我去给你买神秘的玛雅手镯,我要亲自把它套在你的手上,我要套牢你的心!

  我在屏幕前笑得花枝摇摆,我说宜轩你知道如何才能囚禁我吗?宜轩调皮地说:我知道,我需在你的小肚肚里藏一个我的小孩!这样你便逃不掉!

  我突然脸红!

  相濡以沫,相夫教子是一场多么盛大的幸福呀!幸福到让人掉下眼泪来!

  我想对宜轩说我愿意在这里等你到地老天荒,只是思念清苦,我们需良久忍耐!

  8

  我想简简单单地

  爱你

  不让你疼

  宜轩的工作甚是繁忙,因为时差的原因,他几乎日日夜夜都要工作,我只想细枝末节地爱他,就如同爱一个小小婴孩。饿了,我给他食物;渴了,我给他甘露;累了,我抱他安睡;哭了,我吻他的泪眼。我不要让他更累!

  我跟宜轩说我喜欢听的歌是《流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而宜轩他几乎所有的背景音乐都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一个人过一天像过一年,海的那一边乌云一整片,我多想为了你快乐一点,我的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宜轩,乖,我们要为了彼此快乐一点!

  年底时,宜轩说他有积累起来的三个月的长假,他准备来广州!或者他还可以在这个四季温暖的阳光城市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9

  七月七日 晴

  忽然下起了大雪

  我不敢睁开眼

  希望是我的幻觉

  一切都比预期的好太多!有时候幸福来得过于迅猛,也会让人无端惆怅。

  宜轩再次回国的时候是12月,广州依旧温暖如春。去新机场的路两旁,繁花如织,阳光在我的手心跳跃,而欢颜在我的脸上舞蹈。接到宜轩后,我几乎是吊着他的脖子走入的士的,我如鸟一样啄得他满脸都是口水。他咿咿呀呀地喊我:宝贝,好宝贝,臭宝贝,乖宝贝,香宝贝,坏宝贝……你想死我了!

  我和宜轩彼此都过于沉溺对方,有时候忘记了时间游走,天光起灭,我的房间里到处都是他的味道,他亦说:宝贝,我的指间开满了你的芬芳和温柔。

  我习惯了捧起他的脸来就直咬他的唇,咬得他欲罢不能,我习惯了睡觉的时候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前,我习惯了与他分吃同一片口香糖,我习惯了在突如其来的时候给他莫名其妙的吻……

  可是在某个意外早醒的清晨,宜轩忽然说他想回家去看父母和姥姥。是我也觉得应该,那些人也是他爱着的。

  他回家的那天走得无比拖沓,不让我送,自己却走到楼梯前又倏忽地回转过来,在门口捧起我的脸乱吻一气。吻来吻去,我觉得我的舌头和牙齿上都有永别的味道,但我什么也没表现出来,我只是笑着对他开玩笑:“快回家告诉你姥姥,她有孙媳妇了!”他亲我的额头:“宝贝,那是一定的!”然后他才转身离开!

  望着空荡荡的楼道,我别过脸,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不可遏制地泪雨滂沱而下!

  10

  有些事情

  莫名其妙 却又

  自有道理

  宜轩回家后一个礼拜,我的玛雅手镯不翼而飞!我明明记得我洗澡前把它褪下来放在《百年孤独》的书面上,我还看着手腕上它留给我的微青淤痕发了一回怔,并思考了一下是什么情况造成了这些隐约的痕迹。可等我洗完出来,弄散头发,我便找不到它了。找了一个礼拜,还是没找到。

  宜轩从天寒地冻的北方打电话回来说她姥姥病重,妈妈心情很不好。电话里他声音低沉,听上去有些沙哑和疲倦。我想抱住他的头,亲吻他的头发,却不可得。我没有告诉他他送的手镯不见了!

  很快就过年。除夕那天我在电视里看他所在的城白雪皑皑、冰冻三尺,我在南方城市里裹着被子也感觉到他那边的冷。我用手机拨了几个小时的电话,总是网络繁忙,只好喝了大半瓶红酒睡觉!

  梦中我恍惚看见宜轩兴致勃勃地去相亲,女方自然不是我!他穿着在广州时的衣服走在雪地里,我在他身后喊“宝贝,你不冷吗?”他走得飞快,听不见我的声音,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上。

  宝贝,你不冷吗?宝贝,你不冷吗?……我看不到他人,却一直喊一直喊,直到喊出了眼泪!

  11

  宝贝,我不告诉你

  那些未知未知的事

  因为我要你

  遗——忘

  我的宜轩宝贝终于不见了,他再未上过MSN和BBS,他这个傻孩子,他这个倔强的孩子,除了认定我伤害他之外,其实他一无所知。是的,他不知道很多事。

  其一:在他回家的日子里,我频繁地接到两个女人的电话。她病中的姥姥用苍老颤抖的声音说:姑娘,你离开他吧,他好不容易被他纪叔(他老板)和婕妤(老板的宝贝女儿)看中,前途大好,男人的事业永远比感情重要。他妈妈则无比怨怒地质问我:他居然要为了你回国,你能给他什么?你只会让他失去一切!他要是执意要跟你,我就不活了!我知道他们为我有过激烈争吵!我每次掐断电话便脱水样的虚空!

  其二:从老家回广州的那天晚上,他在我房间里撞见的男人是爱我很久的学弟,他只不过是我的临时道具,配合我演完一暮自剖心脏的悲剧。他只是亲了亲我额头。

  其三:我什么也给不他。是的,我只是一个自卑的孩子,我乡下有多病的父母和积累下来成山的债务,我怎可与一个谁或谁匹敌?

  12

  许我几度来生

  让我为你

  一世一世

  永开不败

  宜轩从老家回广州的第二天从我房间拎走了他的行李。他的长假很快就要结束了,他也打算回墨西哥去。

  他走的那天心碎欲裂,他精神颓散,看过去如遭大劫。我喉咙一直在痛,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什么!想抱抱他,身体却是僵直的。他咬着牙对我说:我不恨你,我只是失望!如果爱你是错,我承认我错了!

  我背后身去,说不出话来!再转身时他已经出了楼道……

  那时房间太静,静到我听到我身体支离破碎的声音,于是我打开机器播《杯酒人生》,然后在阳台的白色藤椅上抬头看天,只是怔怔的,并无眼泪!

  晚上,我在博客里写:宝贝,宝贝,宝贝,TE AMO!请许我几度来生吧,让我为你,一世一世,永开不败!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yshs/24100.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