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无双2注册正文

鲁智深为救金翠莲,三拳打死镇关西,但翠莲真的是个好女人吗?

金翠莲出场的时候才十八九岁,放到现在也就是大一、高三女生。

大脚婶不太符合原著……

当然,在古代绝对是成年了、熟女。我上初中的时候,周围还有十六岁的女同学结婚了呢......三十年前,男生二十二岁不结婚,就属于家长没正事儿了。金翠莲和父母从东京来到渭州,母亲死了,剩下父女两人相依为命。她父亲五六十岁。在古代男人过了四十得自称老夫,手里要拄个棍子。金老汉确实年纪不小,得相当于现在人八十岁,失去了劳动能力。

爷俩和郑屠的关系也没那么糟糕,并不是郑屠户强抢民女,不是见到金翠莲就组织手下抢进自己家。他也是保媒下聘,按正规程序走的。按照金翠莲的话讲是强媒硬聘,这一节咱先放一放。但最后金家父女还是答应了。只不过金翠莲给郑屠做的是妾,养在外宅。不是娶进郑家做老婆。

初期金翠莲和郑屠过的不错,她俩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是后来郑屠老婆不干了,出面把金翠莲赶跑。这期间郑屠站在了自己老婆一边,叛变了。按理讲郑家大娘子赶走金翠莲这也就完事了,但中间闹出了经济纠纷,老郑家要追回开始下聘礼的三千贯钱。而且追要这笔钱的不是郑屠户而是郑家大娘子。然后金翠莲说当初就没见过这三千贯。

这事放到现在是不是很好理解?老公在外面包小三,被老婆知道,一查起来,老公这里还有一部分钱对不上帐。这钱是男人自己花天酒地撒出去了还是给小三了、还是给小三买房子用了、还是和小三一起玩给花了......说不清。郑屠实际上做了一个正常男人最正常的选择,事情败露,回归家庭、出卖情人,把破烂事,包括钱都推在了金翠莲身上,于是郑家大娘子去找金翠莲逼债,然后郑屠翻脸,为了家庭合睦,和老婆一伙。

被鲁智深救出来以后,金家爷俩跑到了代州。到了代州以后,爷俩干什么了呢?复制在渭州的经历,让人保媒,给赵员外做了外宅。还是保媒下聘,给有钱人包养起来当小妾。金翠莲和郑屠、赵员外的关系是一模一样的,走的流程也是一模一样的。好处是赵家的娘子没来找麻烦。

赵家娘子压事,说到这,郑家娘子有没有把自己老公“作”死的嫌疑?

鲁智深先放金家父女走,自己去打死了郑屠,然后逃亡。他们三个逃跑的时间只差大半天。等鲁智深逃到代州又遇见金家父女的时候,金翠莲早就和赵员外过到一起了,可见其下手之迅捷。肯定是熟悉这套买卖,也肯定是在逃跑的路上就计算好了。到代州立即挑有钱人下手。

作者两次直接描写金翠莲,主要特点就是:风流。金翠莲很漂亮、很有风韵,是那种特招风的美丽女子。在酒楼卖唱的时候,虽然很落魄,但也掩饰不住。等鲁智深在代州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富家太太形象,穿着绫罗绸缎,戴着各种华丽首饰,按我们东北话讲:老金家那小媳妇儿,这把可掏上了......

金翠莲到代州立即找了赵员外做外宅,那咱们上面搁置到那个问题,就是她说郑屠说强媒硬保就很不可信了。顶天是她半推半就、矜持一下。当初矜持,过后说自己是不愿意。

金翠莲的工作性质是典型的职业小三。而且是父女协作。她说自己是给有钱人做妾,但她这不算妾,因为妾得娶回家里。她这种养在外面的,只是一种临时性的交易。

金老汉带鲁智深回家,见到金翠莲,仨人正在聊天,这时外面吵了起来,赵员外带着几十伙计过来打架。因为赵员外听说金老汉往家里领其他的男人了。这里面的信息含量就大了,赵员外为什么这么紧张?对不对?能给你当情人也就能给别人当情人。金翠莲是有前科,还是在当地赵员外就有竞争对手?还是她这工作性质就允许服务多个客户?

站在古人、道德家的观点上,站在饿死是小失节是大的基础上,金翠莲肯定是坏女人。古典文学也是按照当时的标准去衡量。尤其是水浒传的作者,他对女人很明显充满了敌视,更不可能设计出一个好女人。

水浒传作者自己的初衷,金翠莲是个不好的女人。但是站在现在人的观点就会有分歧:首先,得保证人活下去。这是天理。最大的人权说生存权嘛。

金翠莲是个女子,在古代还要裹小脚,她没有劳动能力。她爹年纪大了,也没有劳动能力。她俩怎么才能活下去?如果谁站出来喊:金老汉为什么不年轻的时候多干活,多赚钱,积攒下家业......这就丧尽天良了。穷人,社会最底层的人,想靠干活劳动发家致富,可能吗?你多干的活,多种的庄稼,都被人家收走了。不管你创造了多少财富,人家留给你的,只能是勉强维持活下去。

有的人鼓动别人辛勤劳动,他准备收割。或者他也是穷人,但就乐意站在主子的立场上说话:你为什么不为社会做贡献?你为什么不多干活。他都明知道咋回事,自己也穷,但他就乐意说这话。这些人就叫丧尽天良。

金老汉作为底层穷人,不只是他自己,他祖祖辈辈干活,也不带发家的。穷人没办法,你攒点钱,一波物价上涨就给你抽走了。来一波拿刀枪的就给你没收了。

金家父女如果想活下去,实际上除了给人家做外宅以外,没有任何路可以走。要么饿死街头,要么给人家做外宅,只能二选一。她想活下去,有错吗?没错。就算金翠莲想当贞洁烈女,不给人家做外宅,自己过。以她的年纪外貌和金老汉,出去就得被强盗抢跑了,搞不好还得落到乞丐疯子手里,还是那么回事。

找个老实人过日子?武大郎啥下场没见到嘛?底层小老百姓娶个漂亮媳妇,日子能过消停?不可能的。潘金莲害人害己,金翠莲追求的是双赢。她和有钱有势的人搭伙,自己丰衣足食,男方也有自保和保护她的能力。当然,郑屠户输了。

鲁智深打死郑屠以后被官府通缉,他在代州城门看见捉拿自己的告示。这时候,金老汉在后面一把抓住他,赶紧带回了家。并介绍给赵员外,供养起来。最后把鲁智深送到了五台山。

鲁智深是逃犯,金老汉是知道的。但他依然冒着被连带罪责的风险,主动帮助、掩护了鲁智深。

在家里,金翠莲也没担心被连累,和鲁智深很亲近。

在这点上,金家父女还是守住了底线:良心。

金老汉其实完全可以假装没看见鲁智深,自己躲开这是非官司。因为他是在鲁智深背后。但他没这么干。知恩图报、帮助救过自己的人,看着天经地义,实际上很多人做不到。不论是在水浒传里还是在咱们的现实生活里。金翠莲由于工作的定位,她不可能跟鲁智深做两口子,她只能找有钱人。但她对鲁智深,感恩的心还是足够,这就可以了。

金翠莲肯定算不上贞洁烈女,金老汉也算不上忠臣烈士,但作为最底层的老百姓,没有任何依仗,爷俩在生活上的选择只能说是:正常、可以理解。没办法的事。在情义方面,对待朋友、恩人方面,金家爷俩做的很不错。力量不大,但人家也是尽全力了。也是冒着犯罪的风险去帮恩人,不容易。

比某些梁山好汉不是强多了嘛!

问题说鲁智深救金翠莲......金翠莲是好女人吗?好像是在说鲁智深应该先看看她是不是好人,然后再谈救不救,值得不值得。

但这不是鲁智深的思维方式。

鲁智深判断该救还是不该救的标准并不是人的好坏,而是:强弱。

金家爷俩是弱者,他就得救。金翠莲见面讲了自己的身世,包括给郑屠做妾,她没撒谎,鲁智深对这也不反感,习以为常。在鲁智深眼里,金家爷俩是弱者,是不是好人不重要,不是坏人就行,这就可以帮。

什么是好人?不做坏事的人就是好人。这是我的标准。要求很低,但这对我来讲是原则问题。要求一定要低,因为越是缺德的人、越是坏人,他对别人的要求就越高。越是对别人要求的高,对自己的要求就越低。这就是咱们常说的: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的人,一定是贱人。

鲁智深对别人的要求一直不高。看金家父女是弱势群体,挺可怜,也干不出啥坏事,即判断为可以帮。没有在道德品质上去苛求别人,这是鲁智深的闪光点。换成键盘侠:你怎么能给人家当小妾呢?你不高尚啊,你活该,我不能帮你,哈哈哈,我是高尚的......这不就成贱人了嘛。

鲁智深为了金家爷俩丢了官职,流落江湖。英雄好汉办事,不能用值得不值得去衡量。就像江南七怪为了赌约在大漠教育郭靖18年一样,这七个人牺牲的是一生,怎么计算?计算了,就不是好汉。而后来金家爷俩掩护鲁智深,也做到了小民力所能及的,在情感上有回馈,对于鲁智深而言,还是值得。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net361.net/yszx/23398.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